人人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芝加哥1990 > 第一千一十一章 愤怒的公牛
    “收视率?”
    “下降了四点七……”
    谁又好受呢?被一位同族裔巨星亲自下场发动舆论,连绵不断的高强度攻击,怎么可能不受影响,奥普拉下班后得知收视数据,疲惫的叹了口气。
    高处不胜寒啊,脱口秀和读书俱乐部两档节目同时段收视第一,挡了多少同行的路?真到有机会被他们落井下石的那一天……
    “我知道一些专业黑客有那种收费服务,叫什么dos(拒绝服务攻击)的新技术,可以瘫痪掉网站。”
    她的公关顾问小声出主意。
    “黑网景股东的网站?”
    奥普拉摇头,“我不去别人的主场……尽快做一次问卷调查吧,我要知道收视率下降主要发生在哪部分人群。”
    “好的,呃,好莱坞影业的林顿和km影业的凯瑟琳在你办公室等。”公关顾问说。
    又是来说情的,“好久不见,凯瑟琳,还有林顿先生。”她只好假笑着去应酬。
    “我能怎么办?我只是把那个年轻人私底下的嘴贱在节目里讲出来了而已,我很抱歉,其实我愿意私底下向他道歉。”
    a+影业和好莱坞影业、km影业都有合作项目,这个她知道,其中凯瑟琳比林顿更着急一些,因为刀锋战士是aplus主演的,而阿普正传a+影业只是投资制片方。
    但现在她根本无法满足这些络绎不绝的‘说客’们,她知道凯瑟琳是斯皮尔伯格的老部下,同时也是好莱坞风头正劲的制片人,但比其来头大的大把,比如大卫格芬,比如象党里最成功的黑人女性政客康多莉扎,还有前纽约市长丁金斯,黑人平权领袖杰西杰克逊,黑人媒体大亨约翰逊,马尔科姆艾克斯遗孀,等等等等……
    是啊,能怎么办?自己话已出口,对aplus事业和声誉伤害已经造成了,难道还收得回去?
    而他那些在网络上的留言以及诈捐指控,还有伪造早期人生经历的指控,同样也是泼出来的水。
    真该死!都怪哈莉贝瑞!被那碧池的演技骗了,之前在自己身边乖得跟小狗狗一样,而且明显够精明,还以为上节目时会配合……
    aplus当然不会满足于什么私下道歉,凯瑟琳和林顿对视一眼后说道:“总之我认为你们不该再这样下去了,奥普拉,这对你们都不好。”
    “我什么也没干!我是指我说了那句话之后就没对他再做什么,是他一直在说一直在说……”
    奥普拉压抑住翻白眼的冲动,打开办公室里的电脑显示器,“看!”
    粉丝互动贴已不知道是重开的第几个,在三十二页,她录节目前最后看的地方,宋亚回复一位质疑言论真实性的跟帖者,说:‘已经有勇敢的公民站出来指证了,他是奥普拉童年时的邻居!去看看他是怎么说的吧!在露易丝报道的头版!’
    回复一位劝偶像冷静点的女性粉丝:‘事情的关键在我没对奥普拉说那句话,她污蔑我!她是个谎话精!没一句真话,总是用习惯性说谎来骗取人们的信任和同情!’
    “明年他主演的刀锋战士开画是吗?”
    奥普拉对面露无奈的凯瑟琳冷笑,“我感觉他已经疯了,精神不正常,你猜观众会不会喜欢一个患有狂躁症的非裔碎嘴超级英雄?”
    “唉!我们也会再劝劝他。”
    刀锋战士第一部已经拍完了,给工业光魔的后期制作费用也支付了大半,凯瑟琳心说疯了也是被你气的,但该说的都说了,已没什么好办法,只得和林顿告辞。
    “那小子的能量很大,也许我们明年的天使传媒计划里该多一家网站,互联网传播速度太快,而且成本低,他远在葡萄牙就能让你如此难堪,是我之前完全没想到的。”
    哈普娱乐的总裁兼合伙人,杰夫杰克伯斯走了进来,“现在问题的关键在内城广播公司,我们得防备那小子回纽约后真的从那拿到原始证据发起诉讼,还有a+cn,如果他自家的旗下媒体能反戈一击,那就太好了……”
    “戈登这次已经很帮忙了。”
    奥普拉不爽的反问:“可自己的abc却不坚定支持我?你不该劝我向迪士尼皇帝低头!”
    “没办法,奥维茨怎么说仍在联合ceo位置上,而艾斯纳的老部下罗伯特艾格,已经代替我们的盟友杰拉尔丁莱伯恩掌握了abc电视网的权力。”
    杰夫杰克伯斯回答:“给戈登和萨顿父子打电话吧,我准备了有足够诱惑力的条件。”
    奥普拉深吸一口气,按下免提拨号。
    “我已经尽我所能了,奥普拉……”
    戈登在那头回答:“抱歉,其他事我不会干。”
    “明年开播的天使传媒会给你留一个职位,仅在abc前总裁杰拉尔丁莱伯恩之下,年薪、权力、影响力都会超出a+cn给你的,戈登,我们需要你。”
    杰夫杰克伯斯劝道:“aplus是个没什么度量,复仇心很重的年轻人,你现在为我们所做的一切,在他眼里毫无疑问就是背叛,等他回米国,必定会将你扫地出门,甚至会动用黑道手段……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呢?来吧,加入我们的天使传媒吧。”
    “我有我做人的准则,对不起。”
    戈登回答:“你们和aplus的争斗令我很失望,我只是出于非裔媒体人的道德坚守而试图尽量不将矛盾激化,但别忘了,奥普拉,是你,你完全、绝对不应该在直播节目里率先攻击aplus。”
    “他先酒后嘴贱。”奥普拉辩解。
    “得了吧,我不怎么喜欢他,但我也很了解他,他不会,起码不会在无缘无故的情况下辱骂你。”戈登把电话挂断。
    “这个老古板!”
    奥普拉气急败坏的又拨皮埃尔萨顿的电话,但被秘书告知正在开会,暂时不方便接听,找他父亲帕西萨顿,也得到了一样的答复。
    纽约,内城广播公司总部会议室。
    皮埃尔萨顿坐在长会议桌尽头,看了眼神色非常憔悴的州长夫人,“弗洛克夫人,最后确认一下,需要推迟吗?我看你有些旅途劳顿。”
    “没事,不用担心我。”艾丽西亚笑道:“这是aplus的a+版权和资产管理公司拥有的四席董事投票权的委托书。”
    “好的,那么我们开始董事会投票吧。”
    皮埃尔萨顿简单看了下,没有异议,对坐在长桌两边的其他董事微笑道:“关于是否将奥普拉早年在内城广播公司捐款的原始记录文件转交给弗洛克和阿格斯律所,也就是本公司董事aplus委托相关诉讼的代理方。都没有疑问,对吗?”
    “没有了,表决吧。”独立董事,前纽约市长丁金斯问:“皮埃尔,是举手吗?”
    “呃,你不用。”旁边的帕西萨顿说:“同意转交的举手就行。”
    艾丽西亚立刻举起手。
    “同意的四票。”皮埃尔萨顿看向老爸,然后是丁金斯,两人都摇摇头。
    “我同情aplus,但不要在我们这把事情闹得不可收拾。”丁金斯说完问艾丽西亚,“他有必要这样吗?弗洛克夫人,我知道代理这个案子会对提升你和你律所的名气很有利,但大家都不希望奥普拉因为内城广播公司提供的关键证据而成为被告的场面出现。”
    “我只负责做好我份内的工作,但我能感觉得到,他心里积蓄了太多不满。”
    艾丽西亚没正面回答。
    “那还是四票,多萝西?”皮埃尔萨顿没加入谈话,又看向首家黑人女性电视台的创始人。
    “多萝西,a+cn还拥有你的电视台百分之五股份,是吧?”艾丽西亚也向这位黑人老太微笑。
    “我以后会和aplus找机会聊这件事的。”多萝西抬手摆了摆,但依然没有举起来。
    皮埃尔一个个问,很快拿到了六票反对,其中包括联邦众议员兰格尔所在的基金会代表,然后他又看向拥有两票的清晰传媒代表。
    这位白人西装男将手举了起来。
    会议室里出现了小小的骚动,皮埃尔萨顿按捺住心烦意乱,质问:“本公司涉及到这类丑闻里,公众形象会遭受到重大打击你清楚吗?这与贵公司的利益也相悖。”
    “抱歉,我只是奉命。”
    白人西装男无辜的将面前的笔记本电脑屏幕转了一百八十度,“而且我们现在已经无法脱身了。”
    ‘我会告她!在纽约,她是诈捐惯犯,肯定不止这一次,希望其他知情人也帮忙提供证据!我会有不错的回报!’宋亚的无数感叹号映入众人眼帘。
    “那么现在六比六!”
    皮埃尔萨顿烦躁的计完票,目光投向十三席董事里的最后一位,纽约市府代表。
    那位穿着平价夹克的白人把手举高。
    “呼!七比六!”
    艾丽西亚松了口气,挂着笑意悠悠问皮埃尔萨顿,“那么……我的人什么时候正式接管那些文件?”
    “给我一点时间。”
    皮埃尔萨顿没管沉默不语的父亲和丁金斯他们,起身大步走出会议室,“给我接奥普拉,马上!”
    “奥普拉!该做决定了,我这顶不住了!”他对话筒喊道:“照应不是无限度的!”
    “nossa,  nossa,assim  você  me  mata……”
    葡萄牙,在里斯本的首场演唱会刚进行到一半,在这里当然要唱自己的葡语主打歌啦,宋亚和全场歌迷温馨互动,比西班牙受欢迎多了,票房也好得多。
    一曲唱罢,他心情很好,把本地知名嘉宾歌手隆重介绍出场,就小跑回后台准备换行头,稍事休息。
    “嗯?”他发现化妆师等工作人员都被赶出了自己的休息室,聚在门口等着。
    “怎么了?”狐疑的推开门,只有斯隆和一位挽着外套的白人男子等在里面,有点面熟。
    “aplus,我们得聊聊。”那位白人说道。
    哦,想起来了,是副统领戈尔的人,在国会听证会上见过,当时他还帮忙向自己示警来着。
    “你好。”
    来意什么的不用猜,宋亚和对方握手,“没想到在大选关头你会来葡萄牙。”
    “是的,我俩的时间都不多,所以长话短说了。”
    对方很严肃的说:“你不能再这么干了,aplus,到此为止吧。”
    “凭什么?”
    宋亚不高兴了,皱起眉头,“是奥普拉先抹黑我的。”
    “但现在你们的争执已经成为了保守媒体瞧热闹的笑话,这对大家都不好。”对方回答。
    “笑话也是她先搞出来的,你们驴党不能总是要我退让,没这个道理,我对你们的支持力度难道小了吗?这么多年了……”
    宋亚反唇相讥,“是不是觉得大选已经没悬念了,我对你们的利用价值不高了?可我记得,副统领先生准备四年后……”
    “呃,请不要聊这些。”
    对方赶紧制止他提起戈尔,“总之我把他的意志带到了,你自己考虑清楚。”
    “我考虑得很清楚,m-fxxk这些年我投了不少给你们,摩图拉那些白人攻击我你们不闻不问,自己人背刺你们也不帮?那我捐钱有个鸟用!”
    宋亚怒斥。休息时间就那么几分钟,安舒兹的人已经开始焦急的在敲门催促,“总之你们别想和稀泥,这次我拿不到个说法就不会罢手,在谁当面我也是这个态度。”
    “那我就带着这个回复回去?”对方冷冷威胁。
    “随便!反正你们从没尊重过我的钱!”
    宋亚霸气回复,甚至主动拉开门赶对方走人。
    “哇喔,这一刻的你非常迷人呢……”斯隆笑眯眯的说。
    “我以后不收葡萄牙盾了啊……”
    去简单冲了下,然后坐在化妆镜前,边让进来的工作人员收拾造型边在笔记本电脑键盘上疯狂打字。
    “他态度很恶劣。”
    戈尔的人出来往机场赶,“不达到目的决不罢休,我无法让他回心转意,嗯……会尽快回国的。”
    还在路上呢,国内又打来电话,“aplus有新表态!”副统领办公室同事嚷道。
    “他总是有新表态,那些帖子……”
    戈尔的人不爽地回道。
    “话说得很重!”
    ‘有时候我觉得保守派其实并没那么糟,车坏了在路边求助,嘴上骂骂咧咧但会停下车来帮你修的一般都是保守派,真的,而所谓的自由派自己人呢?他们总是摇下车窗说着关心的好话,然后,一踩油门他妈加速跑了,说不定还溅你一身水!’
    他只好在机场候机厅找到能上互联网的地方,看到宋亚的新回帖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对同事吐槽:“怎么?他想改换门庭?”
    “想?他已经在做了!”
    ‘最新消息,aplus有意向濒临破产的纸媒大亨利特曼求购家族企业利特曼出版社,以及其拥有的大量报纸和杂志股份,除与娱乐业相关的高保真杂志、现代摄影、立体声评论、肥皂剧之外,还包括一系列南方传统保守杂志,比如历史悠久的枪支与打猎、基教生活……等等。目前不知aplus和利特曼接触到什么程度,但根据本报预计,交易总金额将肯定突破一亿刀!’
    ‘看来他打算将出让一半a+唱片的收入投进全行业亏损的传统纸媒,在他持有的网景股票刚刚在一百七十二刀高点大跳水的不利处境下,这位最年轻的非裔亿万富翁近期心情非常暴躁,不断在互联网上攻击他人,商业领域也开始了大冒险。’
    “真是头愤怒的公牛!”
    华盛顿,戈尔恼怒的将手中报纸掷到桌上。
    “他气疯了,看来奥普拉不给个说法,谁也别想把他拉回头。”幕僚笑道。
    “aplus又发贴了。”助理拿着张纸过来。
    “念吧。”戈尔不想看。
    “微软将ie免费捆绑进提供给pc厂商oem版本的操作系统的做法已涉嫌垄断!我刚和吉姆以及马克通过电话!网景不会坐视它们使用这么无耻的不正当竞争手段!”助理绘声绘色模仿嘻哈歌手的语气念道。
    “硅谷可是你的……”幕僚欲言又止。
    “shxt!”
    戈尔骂了句粗话,拿起座机话筒,“给我接迪士尼的艾斯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