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生活系神豪 > 第530章 三个问题【大章】
    刘畅家都去了,刘放家更跑不掉。
    汪言被那货两分钟一个电话烦得不行,当天晚上,带着礼物主动上门。
    老刘提前请假回家,亲自下厨,搞出一顿大餐。
    此老刘和彼老刘的行事风格差异很大,更直接又更“商业”,而且移动不是什么敏感部门,因此拉着汪言反倒聊得更深。
    在小书房里,就两个人,老刘堪称是推心置腹的讲了好些干货。
    “小汪,你现在面临的局面是因我们家刘放而起,偏偏叔叔我又帮不上什么忙,所以咱们好好盘盘这事儿,算是叔叔给你提个醒。”
    一上来就是这么个态度,所以汪大少马上打起精神。
    “叔叔您说,我洗耳恭听。”
    老刘很有水平——真的,特别有水平。
    虽然不在其位更不在局中,却把方方面面都看得极透,两三下子就把局面给梳理清楚了。
    “今天叔叔主要是想帮你明确三个问题——
    第一,你现在在哪个位置上。
    第二,你可以向哪里走。
    第三,谁帮你驾车,谁在前面拦路。
    好,我们先解决第一个问题。
    首先你要明白,你只是一步意外的闲棋,有你没你,不影响大局。”
    这话乍一听挺伤人的,但这才是真正的清醒。
    其实汪言自己心里也有b数,不提未来如何,反正就现在而言,自己只是一个渣渣小虾米而已。
    如果被网上的吹捧给糊住眼睛,接下来准栽跟头。
    郑重点头:“放心,我懂的。”
    老刘满意笑笑,延展开来讲出一番道理。
    “假如说现在的局势是一场飓风,那么它是漏斗型的,下面小而窄,顶端大而宽,但真正的威力都集中在中段——只有那里的威力足够撕碎人。
    你不在那里,你在最底下,暴风眼中间。
    那是一个非常安全的位置,惟有一点——风暴停下来之前,你出不去。”
    形象!
    汪言击节赞叹,听得愈发认真。
    “撇开比喻,咱们看看实际状况。
    你的那群小哥们,集合着帝都魔都两派的力量,尽管他们动用不了多少,但是足以帮你搞定一般的麻烦。
    再高层一点,我有朋友故旧,刘畅家里实力更强,老红对你也蛮有好感的,这都是保险。
    所以只要你正经做事,不去杀人放火卖国贩毒,官方绝不会动你。
    如果有个别人看上你的生意,想用公权力打压你,之前有可能得手,现在那是做梦。
    讲得夸张点,你现在也是一个可以直达天听的人物了,真遇到什么不公,站出来喊一嗓子,媒体暴动都不提,上层肯定是听得到的。
    潜规则之所以叫潜规则,就是因为它不能摆到台面上。
    一旦摆上来,帮你的人一定比害你的人多。
    你要正视人心的可怕,但是,更要相信上层维护秩序的决心。
    所以,你现在根本不怕那些东西。
    别说骂两句张为赢,你就算直接骂清北是狗屎,那也是人民内部矛盾,你们自己用嘴皮子解决去。
    但是,你要记住,你现在没有一锤定音的力量!
    明白么?
    你可以自保,但你没法决定这场风暴什么时候停。
    你不能,我不能,老红不能,只有寥寥几个人的最终合议,才有那种力量。
    所以你就必须跟着风暴走,努力别被卷起来,卷到中间。
    这就是第二个问题:你要往哪儿走。”
    “等等!”
    汪言不得不打断对方,因为越听越觉得不对劲。
    难道说……
    这次经济路线之争,还有什么更深层次的东西?
    于是,大少试探着问:“您讲的风暴……到底是什么?”
    “呵呵!”
    老刘轻笑摇头,反问:“张林要辩的是什么?”
    “产业政策。”
    “再深入一点呢?”老刘循循善诱。
    大少皱着眉头,喃喃道:“所有权性质?”
    老刘再问:“那么,什么企业才涉及到所有权性质?”
    “国企?!”汪言恍然大悟。
    “差不多了。”
    老刘不再为难汪言,笑眯眯点头。
    “在我们企业内部,目前那玩意叫做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经济深化改革,重点就是那五个字——混合所有制。
    早些年光景,两边儿为了‘应不应该让民企入股’打得头破血流,打着打着,渐渐就打出了一些共识。
    如今已经不是要不要改的问题了,而是在讨论具体的实施方案。
    你以为那群人在争什么?
    争的就是整个方案的规划控制权嘛!
    怎么混、怎么改,怎么监督、怎么调整……
    呵呵,不怕跟你透个底,第一批试点,很可能是3到5家大型央企。”
    卧槽!
    原来如此!
    汪言是真的惊了,同时,终于想明白好多微小细节。
    为什么那些教授跳得那么欢?
    一句空想神学,就让他们好像被踩到蛋似的炸了,是不是有点太敏感了?
    现在一看,倒是可以理解了。
    明面上是学术路线之争,影响着学科设计、专业教材、师资职称、前途前景……
    核心深处,还关系着国企混改。
    有这么大利益跟着,搁谁都得急。
    一家大型央企是什么概念?
    几十万员工,上千亿规模,垄断或者半垄断某个行业,是960万平方公里华夏大地上最最优质的资产!
    而混改一旦开始,那可不是一家两家的事儿。
    那是未来多少年的国策!
    富贵哥怎么都没有想到,原本只是随口一句抨击,感慨现在的经济学落伍而又不实用,谁成想,居然会间接的参与到这等大事中?
    世事难料啊……
    哎,等会儿……
    那照这么说,新古典学派到底是赢了还是输了?
    市场自由化一直是这个学派的根底,国退民进、央企混改,不正是新古典的追求吗?
    难道……
    不对不对!
    混改不是国资全退,应该还没有完全分出胜负。
    而且,这种基本国策级别的尝试肯定是和现在的宏观经济息息相关,不能这么简单的界定输赢。
    所以现在到底是个啥局面?
    更重要的是……接下来我咋办?
    汪言左思右想,第一次因为某件事想到脑瓜子疼,却理不清头绪。
    麻蛋,书到用时方恨少啊!
    意识到了自己的无知,大少稍稍有些膨胀的心态,渐渐的恢复平静。
    事实很明显,论起全局视野和高端知识,自己仍旧差得远。
    配得上目前的财富,却不足以支撑自己冲击更高层次。
    想明白这一点,汪言并不沮丧,胸中反而有一股斗志,如火焰般一点点燃起。
    现在菜不可怕,知耻而后勇嘛!
    早点意识到问题,便可以及时解决。
    无非就是学习而已,咱有目标有方向有智商,多简单点事儿!
    那就这样——抓紧时间搞定眼前的杂务,然后全心全意去读书!
    想清楚了一些事,又下定了决心,汪言很快恢复冷静。
    老刘一直暗中观察着汪言的表情,几乎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心里也是既惊讶又震撼。
    这小子的养气功夫,有点吓人啊……
    真特么妖孽!
    震惊之余,心里当然是满意的,而且愈发重视。
    “咳咳!”
    轻咳一声做开场,老刘继续聊了下去。
    “小汪,你的位置不上不下,自保有余,进取不足,反倒是件好事。
    在野的身份和年纪资历,让你没有任何可能成为主导者,与此同时,你也拥有着某些人没有的自由。”
    汪言点头表示认可。
    主导什么的想都别想,哪怕之后开挂成为真正的经济学大师,把两位教授吊起来锤,拿出一套最牛哔的方案……
    眼前这事儿仍然和汪言没关系。
    纯粹就是没到时候。
    目前,还不是年轻人做主的时代。
    汪言心里贼有数,知道自己是什么咖位。
    富贵哥短期内的最高目标,也仅仅是用两三年时间搏一搏,争取主导直播行业。
    趁着大佬们没反应过来,以快打慢雷霆扫穴,确实有希望把bat之流按在地上摩擦。
    毕竟只是一个不到千亿的小盘子,前景有限,老流氓们不会大动干戈。
    再多的,想都别想。
    王庭娱乐发展到极限,都不够资格和单独一个qq掰手腕。
    而马麻麻尚且要回避某些事,你汪言又算哪棵葱?
    大佬们在网上夸两句,喊两声牛哔,感慨什么后生可畏,听听就算了,千万别真信。
    商业互吹时都是你好我好,真跳进去抢食,你看人家砍不砍你?
    同理,企改这滩浑水不能沾。
    但是,便宜可以占。
    老刘要表达的想法,正好与汪言的判断不谋而合。
    “……你现在进可攻退可守,往哪儿走都行。
    想退一步,刷完声望之后就乖乖的缩回去,继续搞你的影视娱乐短视频,凭你的名望和热度,很有希望把底层基础夯得扎扎实实。
    想进一步,那就绕开主导权之争,找一方靠一靠,然后在混改试点企业里挑一挑,未必没有机会入局。
    能源行业里有煤炭和石油,信息行业里不是联通就是电信,铁总难度稍大,但航空航天应该有戏……
    总之,你完全有机会做个跟投的小股东。
    赚钱,可能赚不到多少,但最根本的好处是不在钱上——
    17年开搞,18年尘埃落定,你19年刚一毕业,就有很大几率成为委员和代表。”
    汪言微微一皱眉——他对于参政有疑虑。
    老刘马上意识到,呵呵一笑。
    “身份是身份,做事是做事。
    20年的下一届火腿肠,你有希望获得参加资格,但不是一定要发起什么提案,大可以到时候看情况再说。
    何不先把好处拿到手呢?”
    汪言眉头一舒,感觉是那么回事儿。
    做委员代表的好处是什么?
    自保、自保、自保。
    打个比方——
    最开始,汪言是想通过红三,在二代里找一个合作伙伴,来保护山庄生意来着。
    时至今日,必要性已然大幅降低。
    如果真拿到火腿肠委员的身份,他自己就可以罩得住山庄。
    本来就是正当生意,再有了名望+实力+背景+社会影响力,不分股权也尽可以自由发展了。
    就像老刘讲的那样——永远不要低估上层维持秩序的决心。
    再有一点,“航空航天”四个字,对汪言的诱惑极大。
    玩车对大少已经没有任何难度,接下来再升级,顶天就是玩玩游艇和飞机。
    哪有玩火箭来得过瘾?!
    星辰大海才是男人的终极浪漫!
    一言不合就发两颗卫星上天,一颗专门用来监控山庄,另外一颗给山庄提供上网专线!
    别人撩妹放呲花,我请姑娘看火箭!
    以后技术成熟了,搞个太空趴,蹦真正的无重力野迪!
    想想都乱爽啊……
    一直以来,汪言都没有把王庭当做真正的事业,那玩意承载不住一个神豪的梦想。
    但是呢,想搞别的又没有突破口,一时间根本找不到思路。
    现在老刘这么一提醒,汪言突然意识到机会所在——央企里可是有不少真正顶尖的工业企业来着!
    民营资本想要搞高新技术,基本只能去玩互联网。
    而现在的互联网又是at的天下,留给外部的赛道,只剩下一个人工智能。
    汪言想要在人工智能领域分一杯羹,至少要等到王庭娱乐b轮融资,账面上躺着几十亿现金,才有机会。
    来不来得及,目前很难讲。
    没办法,崛起的时间太短了,资金、人才、技术背景,全都是短板。
    原本汪言是打算再积累几年,然后慢慢寻找机会来着。
    现在却突然发现:咦,眼前好像有另一条路啊?
    不管这次的混改试点能不能混进去,总之,参与了就有机会,出力了就有未来。
    值得一试!
    老刘眉眼通透,马上意识到汪言的心动。
    笑了笑,悠然道:“潮流赋予给每个时代的机会从来都是不平等的。
    未来几年,统治了华夏20年之久的房地产和互联网应该都不存在太大的机会——当然,这是我的个人判断。
    反正我感觉小汪你不是一个甘居人下的性子,如果有可能,我很愿意代表移动欢迎你。”
    这几句话有点乱,很像是一个个半截句子拼起来的暗示集合。
    汪言把疑问埋在心里,准备以后慢慢琢磨。
    “刘叔叔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我现在特别好奇第三点。”
    “谁拦路,谁帮忙,是吧?”
    老刘又笑了笑,低头点了一支烟。
    “那要看你决定向哪个方向走,影响到谁的利益,自然就是谁出来阻拦。
    不过,有一点是确定的——
    我、和平、老红,肯定会一直站在你身后。
    但是我们之间又有很大的不同。
    我只代表我个人,和平代表的是宣传口的青壮派力量,老红代表的是政府里所有希望看到民族崛起大国屹立的激进欣赏……
    你要明白其中的区别。”
    没全懂……
    汪言微微一皱眉,但并没有再问下去,点点头,便收敛起心思。
    老刘反而越发欣赏汪言,想了想,额外又多说了一番掏心窝子的话。
    “小汪,你一定要正确认识到我们这些人作为你的背景的意义。
    我们会帮助你作奸犯科么?
    不会。
    你犯了大错,我们没办法的,甚至理都不会理。
    我们不是你肆意妄为的资本。
    红家小子都不敢肆意妄为,刘放你别看他跳得厉害,其实真正的坏事他不敢干的。
    刘叔叔我没有特别大的能力,帮不上你太多忙,我要提醒你的是,你应该怎么用好和平的人情和老红的力量。
    他们到底是干嘛的?
    是用来避免错误发生的。”
    汪言不由一愣。
    这话乍一听很难懂,却又特别耐琢磨。
    烟雾缭绕中,老刘给大少打了个比方。
    “最近几年来,有不少多年前、甚至二三十年前的冤案错案被平反,你想想,那么久远的案子,证据证词细节模糊,工作做起来多难?真是很不容易。
    这说明什么?
    说明我们社会的纠错机制一直存在,而且很健康。
    国家一大,有些错误就很难避免,完全公平、完全不犯错的社会不可能存在。
    只要纠错机制健康,就可以说,我们的社会是基本公平的。
    但是,对于冤案的受害者个人而言呢?
    一次错判就是百分之百的不公平。
    国家赔偿,能弥补他们的青春、名誉、生命吗?
    不能。
    所以,这就是我们努力经营背景的最大意义之所在——
    直接杜绝掉错误发生。
    你主动犯法,被审判,这不叫错误。
    你好好做着生意,有人看你不顺眼,来找你麻烦,这就是错误。
    小汪,你救了我们家刘放和刘畅两条命,这人情很重,我跟和平都在努力想办法还,所以即便你提出什么让我们为难的要求,咬咬牙,我们也会答应。
    但是,最好不要这么用人情。
    我主动跟你讲这些,你不用谢。
    和平主动为你联系这联系那,你受着就行。
    接下来你还有好几次主动向和平家里求助的机会,我的建议是,最好慎用。
    留着,防范某些突如其来的错误。”
    哎我去!
    这就是大佬啊……
    汪言都听愣了,身上一片一片的鸡皮疙瘩。
    这话对不对?
    太特么对了!
    有些人钻营背景是为了捞钱,是为了生意顺利,是为了搞利益交换。
    人性如此,无可厚非。
    但汪言恰恰不需要搞这些。
    老刘正是看到了汪言在商业上的才华,才会如此明确的提醒他,把人情留到刀刃上。
    简简单单一句“杜绝错误的发生”,凝聚着何等的智慧?!
    再想想刘放……
    汪言有点怀疑那孩子是不是捡来的了。
    “谢谢刘叔,我记住了。”
    汪言诚心实意的道谢,恭恭敬敬给大佬斟茶。
    智慧难得,这份坦诚更珍贵。
    老刘当真是个妙人,上次直接问汪言要什么,这次更露骨,卖刘畅她爹卖得不遗余力……
    快把汪言当亲侄子了。
    三个问题,讲透了太多太多,令汪言大感不虚此行,收获满满。
    聊到这里,接下来反而不方便再聊任何正事了,恰好汪言也需要时间来消化今天的收获,于是再闲谈了几分钟,各怀默契的告辞。
    一出书房,刘放又开始咋咋呼呼。
    拄着拐,非要让汪言明天记得叫他。
    “聚会缺我哪行?!”
    明天是一场规模盛大的接风宴,红三、刘畅、付胖子、李小多等人牵头组织,很多上次没见过汪言的帝都二代都打算亲眼目睹一下汪神的风采。
    想混进来凑热闹的三线女演员、网红、嫩模,估计能组成一个加强排。
    刘放是豁出去坐轮椅都要去了。
    汪言经过今天的两次谈话,倒是没什么玩闹的心思,只是盛情难却,还得应付。
    这种风光,还不如三五好友坐下来好好聊天。
    哥可是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神豪!
    结果刚出刘家,端木楚歌突然发来微信——
    “在么?王哥说明天有场patty是为你接风的,你真的会去么?你要是不在,我可懒得折腾。”
    短短一句话,透露出巨大的信息量。
    汪大少心里一动,感觉……
    偶尔低级趣味一次,也不是不可以嘛……
    ********
    犹豫好久,还是决定发出来了。
    整体布局是很久之前就确定的,不写接不上后面,写了又不敢写深……
    难受。
    都在传今年的严打又开始了,我自觉立场很正,但是真搞不懂线在哪,束手束脚的,绞尽脑汁在平衡。
    更得慢很对不住大家,不行我就努力调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