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东汉末年枭雄志 > 一千一百二十 孟获做起了白日梦
    在南中的范围内,雍闿他们的确是一等一的勇士,一等一的聪明人。
    可是正所谓天外有天山外有山,人外也有人,没有谁敢说自己一定比其他所有人都牛逼。
    在南中称王称霸不是什么高难度的事情,因为人少,开化程度低,董卓跑到这里都能算是个文化人,袁术跑到这里就是个文曲星下凡。
    交通闭塞之下,他们常年窝里斗,的确,很凶猛,好战,也善于战斗。
    可是面对着从整个神州大地上杀出来一统天下的魏军,这个层级就完全不同,而这其实没什么可比性。
    蛮荒之地啊,却是,给人一种恐惧的感觉,总觉得这里生活着的人都是凶神恶煞的,一个个三头六臂吃人喝血的那种。
    但是仔细想想,这些地方不开化,那开发水平就低,开发水平低,那就意味着生产力低,生产力低,那就意味着能养活的人少,吃的穿的用的都是很低级的。
    加上交通闭塞,想出去抢都要掂量掂量自己能不能回来,抢了东西都不知道怎么跑,这就和北方大草原完全不一样了。
    他们的确蛮荒,也好勇斗狠,民风彪悍,但是,这些都不是强大的代名词。
    强大的代名词,叫做纪律,叫做组织。
    一对一街头斗殴,那自然他们都是个中好手,打起架来十分凶狠,一般汉人还真不对手,
    但是打仗是群策群力,是一群人联合起来互相配合以达成战略目标的行动,和街头斗殴完全是两码事。
    一群习惯了窝里斗的人,忽然间要一致对外了,凝聚力是很成问题的,至于纪律,那几乎等于没有。
    面对魏军尸山血海里杀出来的铁一样的纪律性,他们真的是不堪一击。
    之所以中原王朝讨伐他们困难,一是交通不便,二是气候难熬。
    把他们放到平原上和汉军列阵较量,汉军分分钟怼翻他们都不带大喘气的。
    而针对中原王朝的两大弱点,郭某人早年就开始修路,改善交通条件,确保后勤供给,另一方面则给蜀中军队提供了大量的艾草和猛火油罐。
    艾草可以驱虫,猛火油罐能把南中的瘴气所存在的根本给毁掉。
    只是放火,这湿润潮湿的地方还不好烧,用猛火油罐去烧,一烧一个准。
    所以面对孟获率领的一万军队前来大大方方的挑战,张郃就觉得这家伙的脑袋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斗殴斗出毛病来了?
    说真的,张郃好久没看到这种军队了——
    衣服是各式各样的,有极少数穿铁甲的,有穿干净完整的布衣的,也有衣衫褴褛的,还有人穿用草或者用树叶或者用绳子装饰的奇怪衣物。
    鞋子是各式各样的,有布鞋,有草鞋,有用块布把脚包起来的,还有干脆光脚的,当然也有穿着皮制鞋的。
    武器也是各种各样的,长短不一,新旧不一,铁器,青铜器,还有竹子和木棍,也看到盾牌了,铁的,还有类似于竹藤编制的盾牌。
    人也不一样,高的矮的胖的瘦的,有的人一看就很凶悍,有的人看上去就和一根麻杆差不多,根本不能想象他们拥有什么战斗力。
    列队歪七扭八,嘴里吆喝着听不懂的号子声,还有人迷茫的左右看着,似乎搞不清楚自己出现在这里是怎么一回事。
    张郃和身边的副将对视一眼,然后摇了摇头。
    “还真别说,没过去多少年,我都觉得这样的军队已经看不到了,谁成想还是看到了。”
    副将点了点头。
    “将军所言甚是,如此这般的军队,好像刘璋的军队都比他们好一点。”
    “可不是吗。”
    张郃叹了口气:“列阵吧,大小也是块肉,先不用猛火油罐,直接放箭。”
    “遵命!”
    副将立刻抱拳离去。
    该说不说,张郃也是久闻南中民风彪悍,人人都非常善战的名声,结果近距离一看,果断意识到这群街头斗殴的混混就算再强,再能打,也不如他手上的军队。
    开战之初,看到魏军鲜明的盔甲和队列,还有闪着寒光的武器,烈烈飞扬的军旗,孟获就觉得心里没底。
    “久闻魏军横扫天下无敌手,今日一见,方知传言不假,这哪里是高定那厮能相比的呢?这仗不好打。”
    孟获的弟弟孟优听了,也深有感触。
    “兄长,魏军能横扫天下,怕不是咱们这一万人能赶下去的,这邛都县看起来也不是那么好拿回来的,咱们要不要稍微后撤,请总督再支援一下?我觉得光这样打,胜率不大。”
    孟获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
    “不可,站端未开先示弱,一旦后退,必然为敌所趁,到时候魏军喊一嗓子咱们败了,你说这帮临时凑在一起的人,是会直接逃跑呢,还是跟着咱们死战到底呢?”
    孟优眨了眨眼睛,觉得孟获说得对。
    孟优只信任他们孟氏自己的私人武装力量,收拾搞定的时候也是靠着自己的武装力量,而不是这群乌合之众。
    “那怎么办?兄长,总督那边什么时候能派兵来支援?”
    “派兵?”
    孟获摇了摇头:“他那边已经出动三万主力北上了,他的目标是朱提郡,你觉得他要是有更多的兵力不会自己带去吗?他还要守着滇池,防备吕凯从背后偷袭,哪里还有援军给我们?”
    “那……”
    “先看看吧,西蜀魏军数年不曾征战,万一生疏了,不会打仗了,岂不美哉?”
    孟获做起了白日梦。
    偏偏孟优还觉得这个白日梦挺有道理。
    “兄长此话有理。”
    于是两兄弟果断开始了白日梦似的挑战。
    面对这群人的挑战,张郃甚至提不起兴趣自己出手,把前线只会交给了副将,自己坐在后方压阵。
    然后,张郃就看到黑压压的箭雨冲天而起,在空中优雅的飞舞着,然后坠落在了孟获军所在的位置。
    接着就是一阵人仰马翻和哀嚎。
    魏军的箭雨又密集又快速,就是接连不断的持续火力打击,对上没有充分地盾牌和甲胄保护的军队,基本上就是人命收割机。
    孟获本人和亲卫队倒是有足够的盾牌和甲胄,在密集的箭雨的袭击之下,尚且能稳住阵脚,能挡住,能坚持住,但是其他人就不一样了。
    那些衣衫褴褛的,穿着布衣或者裹着块布就上了战场的,手上拿着木棍或者竹枪,都没有铁质兵器,甚至连青铜兵器都没有,面对箭雨来袭,他们几乎没有任何保护自己的办法。
    被射中,被射死,嗷嗷直叫,被本能驱动着不断往后,不断往后,不断地向后撤,不断的逃跑。
    整个阵型本来就零零散散的,现在一下子遭遇到如此密集的箭雨打击,这群乌合之众直接就向后逃跑了,互相推攘,互相践踏,魏军的打击还没来,他们首先就互相残杀了起来。
    见此情景,张郃直接摇了摇头,下令给前线指挥的副将,着全军出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