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从大佬到武林盟主 > 第596章 太阳
    “杀啊……”
    “乌拉!”
    排山倒海的齐声高呼中,两支钢铁洪流狠狠撞在了一起。
    兵器的碰撞声,刹那间便将排山倒海的呼喊声撕碎。
    “吾乃西凉王真一,谁敢挡我!”
    一马当先的王真一,声嘶力竭的咆哮着,掌中的黄金弯刀纵横捭阖,如同高压水枪一样泼洒出道道雄浑刀气,将前方汹涌密集的北蛮骑兵,连人带马绞杀成漫天血浆。
    有他为箭头开路,他所率领的一万骑兵势如破竹的杀入北蛮大军中,锥形阵两翼的“刀锋”斜面,疯狂的收割着北蛮人头颅。
    明明北蛮骑兵的战斗力,要远远强于大离军队。
    明明北蛮骑兵的数量,四五倍于大离一方的骑兵。
    双方接战之后,却几乎是一边倒……
    飞天不出。
    绝顶四品的力量,真的足以左右战局的胜负!
    ……
    “嘭。”
    就在王真一得杀得兴起之时,一声霹雳的轰鸣声响起,他劈出的刀气被人击破,雄浑的反震之力裹挟着余劲倒卷而回。
    王真一怡然不惧,举刀相迎,蛮横的将倒卷而回的雄浑反震力道搅碎。
    他人倒是连毛都没伤一根。
    但他胯下的战马,却是当场就被震爆了内腑,顺着往前狂奔的力道一头栽倒在地。
    王真一接着战马的前倾之力,身形猛然的向前扑出,一刀劈向反震力道传来的方向。
    天太黑。
    他并未看清楚击破了他刀气的北蛮气海,长什么样!
    但这并不重要!
    他王真一是什么人?
    飞天不出!
    谁能令他惧怕?
    敌人既然出现了!
    那就找到他!
    杀掉他!
    “铛。”
    银光乍现。
    照亮了两柄风格完全不一样的黄金弯刀。
    一黑一银两股弧形的盾面罡气,以两柄黄金弯刀的撞击点为中心,牢牢的护住二人身前空门。
    强悍的余劲,以二人立身之处为圆形,掀起三尺高的土浪,呈涟漪状向四面八方荡去,掀翻了一批又一批骑兵。
    王真一心下猛地一沉。
    他知道。
    遇到对手了。
    能稳稳当当接他一刀的人。
    绝对是绝顶四品的实力。
    他不是怕输。
    绝顶四品之间的实力差距极小。
    哪怕是梁源长那种已经走到飞天大门前的变态,他若铁了心要走,梁源长也留不下他!
    可问题是,现在不是缠斗的时候!
    他所统领的一万骑兵,乃是大军前锋。
    他又是一万骑兵的箭头。
    他若与这名北蛮绝顶四品缠斗。
    他麾下的一万骑兵就无法再保持前进之势!
    锥形阵,乃是最强的穿透战阵,只要一直保持向前突进的趋势,杀伤力强得可怕!
    可一旦停下来。
    立刻会变成饺子皮里的馅儿!
    这世间上,没有任何一种战阵,能八方开战……
    但对手已经出现了。
    纵是他能避开这个北蛮绝顶四品。
    最好的结果。
    也只是将这场战争,变成他与这名北蛮绝顶四品之间的杀人竞赛。
    他屠杀北蛮大军。
    这名北蛮绝顶四品屠杀大离大军。
    看那一方顶不住,先行溃败。
    此刻的大离军中,可没有第二个绝顶四品了……
    刹那之间。
    王真一心头闪过诸多念头。
    最终化成一声浓重的叹息。
    他不算好人。
    但他是大离人。
    “群魔乱舞!”
    王真一打起精神,手中黄金弯刀一挥,乌光暴涨,遮天蔽日!
    ……
    没了王真一做箭头的一万大离骑兵,在战马狂奔积累出的惯性作用下,一头撞在了同样凶猛无畏的北蛮大军之上。
    但前几息还像是豆腐一般的北蛮大军。
    忽然就变成了铜墙铁壁。
    头破血流。
    锥断人亡。
    失去了突进空间的一万大离骑兵,迅速从下山猛虎,变成了笼中鸡鸭。
    四面八方的北蛮人,步步逼近。
    那种窒息感,就如同本就溺水的旱鸭子,还被人狠狠的压进了水里……
    他们拼命的策马砍杀。
    他们没命的左突右冲。
    却怎么都呼吸不到一口新鲜的空气……
    北蛮骑兵。
    太多太多了!
    怎么都杀不穿!
    怎么都杀不完!
    适时。
    北蛮大军的两翼,也已经完成了对后方的四万步卒的合围。
    五万大离军队,已然是北蛮人的盘中餐!
    ……
    “去死啊……”
    刘狗剩趴在前行的马背上,嘶哑的嘶吼着将手里的战刀,捅进马背上的北蛮骑士胸膛中。
    北蛮骑士亡命的争扎着。
    但他握着弯刀的手,被另一名大离士卒死死的拽着。
    他奋力转动弯刀。
    刀刃割开血肉的阻涩感,是那么的熟悉……
    但这名大离人就是死活不松手、死活不松手……
    “噗通。”
    北蛮骑士终于被刘狗剩拽着,从马背上坠落。
    刘狗剩挣扎着爬起来,拔出插在北蛮骑士胸膛上的战刀,狠狠的捅穿他的咽喉。
    再回头看那名素不相识却救了他一命的袍泽,就只见他的胸膛上,到处都在溢血……
    刘狗剩慌忙松开战刀扑上去,拼命的去捂他胸膛上的伤口。
    但捂住了这一道。
    那一道还在溢血。
    捂住了那一道伤口。
    这一道又在溢血。
    两只手,如何能捂住被弯刀搅烂的伤口。
    “万…胜!”
    断断续续的呼喊声,素不相识的袍泽迅速没了气息。
    刘狗剩茫然的抬起头来。
    就见到一道道高墙般的庞大身影,怪叫着在周围来回奔腾。
    而他的袍泽弟兄们,就像是一群鸭子,被这些高墙般的身影驱赶着,到处乱撞。
    喊杀声。
    马蹄声。
    利刃划过血肉声。
    一个劲儿的往他耳中猛灌。
    就像是一场醒不过来的噩梦……
    刘狗剩醒过来了。
    他扭身扑到那名北蛮骑士身上,一把拔出战刀,疯狂的嚎叫道:“北蛮杂种,我肏你姥姥!”
    他握刀,跌跌撞撞的、徒劳的追向一道高墙般的庞大声音。
    忽然,剧烈的风声传入他的耳中。
    他猛地回过头,就见到一刀血艳艳的弯刀,迎面劈来。
    他愣在哪里。
    脑子知道该提刀挡,该低头躲,该打滚避……
    但他的四肢却像是突然不听使唤了一样。
    “嗖……”
    好听的风声中。
    天地开始旋转。
    恍惚中,他仿佛看到了一轮金灿灿太阳,在地平线升起。
    旋即,便是永恒的黑暗。
    “吾乃潜渊张楚,挡我者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