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烂柯棋缘 > 第588章 预料之外的剧情
    三人几句话就相互弄清楚了姓名,也知道了为什么会流落到老河神庙,当然杨浩能觉出女子所谓与家母赌气离家的话中其实有很多漏洞,但他根本不会点出来,而王远名则是真的分辨不出来。
    计缘不得不佩服这女妖,进了屋子还没聊上两句,已经开始搔首弄姿了,偏偏她这手卖弄风情的同时还脸上的可怜之色还不减,不愧是高手,书中的王远名居然能单独一人和这女子掰扯小半夜,某种意义上定力也算可以了。
    在和杨浩与王远名两人聊了一会,“不经意”间数次展现自己柔美身材之后,女子又忽然转头看向计缘和李静春,疑惑着问道。
    “这睡着的两人,和两位公子不是同路的么?不见两位公子介绍呢。”
    杨浩一拍脑袋,连连致歉道。
    “哎,都怪我都怪我,只顾着聊天,忘了和月姑娘介绍,这边这位叫李静春,算是我家中随从,这一位是计先生,他们都已经睡下,我们不要吵醒他们。”
    “是姓计名先生么?”
    女子名叫月徐,听到杨浩对计缘的介绍如此简短,不由又追问一句。
    “哦,是这样的,我们同计先生其实也不是很熟,都是中途才遇上的,先生只提了自身的姓氏,并没有明言全名,我等也不好多问。”
    “是这样的月姑娘,杨兄虽然和计先生一起过来的,但他们也是中途相遇,都是天黑后一时找不着住处,来到了这河神庙。”
    “哦……”
    女子应了一声,也没有在过多纠缠这类问题,心中此刻在急速思索着关键的事情,这两个书生她都是中意的,看起来两人也不难收拾,可毕竟有两人啊,而且室内还有另外两人,环境有些施展不开啊。
    ‘难道要用法术?第一回就这么落下乘么……’
    女子暗自苦恼的时候,那边王远名烤的饼子也好了,殷勤地撕下一块递过来。
    “姑娘,吃饼子。”
    “嗯谢谢公子。”
    王远名挠头笑笑,还指着篝火另一边铺开空着的干草道。
    “姑娘若是困乏了,可以到那边歇息,我等都是正人君子,绝不会乘人之危,姑娘请放心。”
    一边正准备自己喝口水就将竹筒壶递给女子的杨浩,骤然听闻王远名的这句话,一下就把水喷了出来,还呛到了喉咙。
    “噗……咳咳咳……呃咳……”
    “杨兄,你怎么了?没事吧?”
    “公子可是呛到了?我帮你顺顺气!”
    王远名和女子前后关切地询问,后者更是靠近杨浩,身体挨着他,用自己的手帮杨浩从上至下顺着胸前,而她自己的胸口还有意无意的会不时碰到杨浩的胳膊。
    “不,不碍事,咳咳……多谢姑娘帮我顺气,咳咳咳……”
    杨浩嘴里说着谢,口里依然咳嗽着,咳了好一阵子,女子慢慢松开了手。
    “我看公子气息已经顺畅多了,还咳嗽着或许是喉咙积痰了呢,用力咳几下吐出来就好了。”
    说话间,女子已经离开了杨浩近侧,坐回了原处,以杨浩的敏锐,立刻就发现这女子态度的转变,不论是离开前的动作还是言语中带着的一丝调侃,都似乎对他冷淡了一些。
    “呃,姑娘这么说,确实感觉好多了,咳……”
    咳嗽太多,想稳住气息反而又咳了两声,但杨浩是不可能在此刻吐痰的。
    女子笑笑,看向王远名,细声细语道。
    “王公子,你说你也写书,能给我也看看么?”
    “呃好,就是王某文采上不得台面,姑娘莫要笑就是了。”
    王远名在旁边书箱内翻找了一下,找出一本册子,然后递给一边的女子。
    “姑娘,给。”
    “嗯。”
    女子接过书籍翻了翻,凑近王远名一些,挨着他道。
    “公子,这边写的是什么呀,我看不明白,还有这故事,有些怕人呢……”
    这女子挨得太近,王远名下意识就挪了挪屁股,远离了一些,尴尬道。
    “呃,写的是一些志怪故事,确,确实会有一些吓人,这边写的是一种乡俗,主要是在我老家那边……”
    杨浩有些呆呆的看着不远处的男女,刚刚还好好的,为什么感觉自己一下子被冷落了?
    计缘睡在杨浩一侧不远处的干草上,虽然没有睁眼,但对于室内发生的一切都心知肚明,此刻的状况,令其也睁开一丝眼缝,看向那边的女子和王远名。
    这并非什么《野狐羞》故事有自我修正能力,而是杨浩自己估错了一点,在此刻的计缘看来,这个叫月徐的女子虽为“色”而来,却好似对此抱有一种特殊的愿景和期待,似乎又不是那么“色”。
    亲眼所见,就是计缘估计也不太会相信这是《野狐羞》中那个勾人的狐媚子,这不太像是因为他计缘施法化生此书的缘故,或许本来这书中故事,就有蛛丝马迹显露了这一点。
    杨浩也是有自己的骄傲的,在看出对方明显对他有些冷落的情况下,心中也微微品出些味道来的时候,要他恬不知耻的再上去献殷勤是做不到的,而且也明白这么做或许还是适得其反。
    杨浩有些不甘心地想着,捡起一根柴枝拨弄着篝火,偶尔看两眼那边对着书说说笑笑的一男一女。
    ‘你小子还真是运气绝佳!’
    虽然有些气闷,但杨浩不会出去透气的,坐了一会,时不时插嘴和一边两人聊上两句,再三确认了女子应对他比较冷淡之后终于认命了。
    “嗬呃,呼……王兄,月姑娘,夜也深了,我有些困了,两位不困么?”
    王远名这会觉得又热又有些紧张,还有些兴奋,哪里有什么睡意。
    “杨兄,要不你睡吧,我还不困,对了,月姑娘若是困了也请歇息吧,王某还睡不着……”
    “我也不困呢,杨公子先睡吧。”
    女子朝着杨浩礼貌性地笑了笑,并没有饱含魅惑的成分在里头。
    “行行行,那睡了,你们随意吧!”
    杨浩不再多说什么,将手中柴枝丢进篝火,然后走开两步,在一侧的干草上躺下就睡。
    在杨浩躺下之后,女子一直有留意杨浩,发觉没过多久,杨浩呼吸均匀面色舒展,竟然是真的睡着了。
    ‘他居然睡得着么?’
    作为妖,一个人是不是在装睡女子还是看得出来的,只能说这杨公子是真累了亦或者真的心大?
    ‘不过这样倒是正好!’
    女子这么想着,笑容也更盛了一分。
    一边躺在地上的杨浩当然没有睡着,他就是真的累了,此刻精神也是亢奋的不行,怎么可能睡得着,而且是这么短的时间内,这不过是计缘的手段,让这女子看不出杨浩醒着罢了。
    嗯,实际上在场躺下的三人全都没睡着,包括被迫放了个屁的李静春。
    “三公子,我看到此为止,可以散场了,今晚可没你什么事了。”
    计缘的声音传入杨浩的耳中,令后者心头一跳,这如何能结束,吃不着不说连看都不能看么?
    计缘像是知道杨浩在想什么一样,补充一句道。
    “就是待在这,你也至多只能听听声音了。”
    就像是解释了计缘这句话一样,那边女子和王远名聊着聊着,忽然也打起哈欠。
    “公子,我也困了……”
    望着女子认真看向自己的眼神,王远名紧张得直闪躲。
    “呃,那,那个,这边还有干草铺子,姑,姑娘睡下休息就行了……”
    “那公子呢?只有这一处草床了呢!”
    王远名不敢看女子,连忙解释道。
    “我还不困,再看会书,看顾一会篝火,等一会困了,我会再取些干草铺在这一侧,有这个神台挡着,姑娘也可稍稍放心一些!对对,神台挡着呢!”
    篝火在神台前头半丈的位置,计缘、李静春和王浩三人睡在对门靠右,女子睡另一侧,正好有神台挡着。
    “那好,公子也要注意身体,我先睡了!”
    女子听话的应了一句,走到神台一侧的干草铺上,将鞋子脱去然后慢慢躺下,见她真的躺倒,王远名这才微微松了口气,伸手擦了擦额头的汗。
    这表现看得杨浩甚觉怪异,就这还是在青楼教过功课的?那几次青楼艳遇不会是他瞎掰的吧?
    “王公子~~~”
    王远名闻声身子一抖,手中的书都掉了,也引得那边女子捂嘴轻笑。
    “公子……我一个人睡害怕……”
    正经的《野狐羞》中可没这么一段,杨浩真是想都没想到,又是懊恼又想在自己大腿上狠狠拍几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