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楚门狼 > 第十三章:擒住巧儿(下)
    (求月票!第二更)
    -----------
    郑蒙已经被郁残痕害死,他自然难让巧儿再见到爹爹。所以郁残痕早就计划好,利用郑蒙让巧儿上钩,再将郑蒙的死推到毒魔身上。
    巧儿听了郁残痕这话整个人如遭电殛。
    巧儿身体颤抖着,泪水也夺眶而出,她哭道:“怎么会这样……郁伯伯你武功这么高,怎么能让我爹死了……”
    郁残痕一脸悲痛内疚之色,他喟叹一声道:“那毒魔毒功太可怕了,稍有不慎被毒到,便会致命。”
    巧儿嘶声道:“毒魔为什么要杀我爹?!”
    郁残痕道:“为了图啊!唉,都是雪山图害的。”
    爹爹死讯对郑巧儿来说不啻于五雷轰顶,这一刻她似再难承受这巨大的悲痛,身体踉啮便朝地上跌去。
    郁残痕将巧儿一把抱住,悲痛欲绝的巧儿便扑在郁伯伯怀里放声号哭起来。直哭的天昏地暗肝肠寸断,就是石头人闻之也会落泪。
    郁残痕如父亲般搂着在怀中恸哭的巧儿,他双手抚摸着巧儿脊背,看似在安慰,实是心情邪念。
    将巧儿搂抱在怀中,这一刻郁残痕有一种奇妙的满足感。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也算是另一种“擒到手”了。
    不知哭了多久,巧儿将嗓子都哭哑,最后在郁残痕劝说下停止哭泣。
    经过一番恸哭,巧儿胸脯起伏,人也一抽一抽的。这更是让郁残痕心旌摇晃。他尽力控制着自己邪恶的欲望,现在他得趁机将巧儿那半张图哄骗过来。
    郁残痕悲声道:“乖巧儿,不要再哭了,不然会哭坏身子。你爹虽然死了,但是还有郁伯伯,从今往后,我会视你为己出,绝不会让你受到伤害。以后咱爷俩相依为命……”
    巧儿用红肿的眼睛看着郁残痕,她抽泣道:“郁……郁伯伯,我爹死时,可有遗言……”
    郁残痕道:“你爹将你托负给我。你爹还说,郑家就是被雪山图毁了。那半张图在你身上,定会给你带来杀身之祸。巧儿,你那半张图现在在哪里,是带在身上吗?”
    郁残痕老奸巨滑,开始哄骗巧儿那半张雪山图了。
    由于雪山图事关重大,巧儿显然有顾虑,她哭道:“我爹千叮咛万嘱咐,说图关系太大……呜呜,不能轻易泄露……”
    郁残痕耐心道:“傻闺女啊。郁伯伯又不是外人。郁伯伯和你爹情同手足,你爹临死前都将那半张图交给我了,你还信不过郁伯伯吗?”
    巧儿一脸半信半疑,她道:“真的吗……”
    为了证实自己所言非虚,也让巧儿完全信任他,郁残痕取出一个小包。他将那小包解开,里面叠放着那半张雪山图。
    郁残痕道:“图在这里,而且你爹把图藏在他鞋底夹层中,对吧?不信你自己看看。”
    为了证实这半张雪山图是真的,巧儿将图拿起,轻轻展开。
    图中雪山巍峨,寒风呼啸,一片冰雪世界。
    正是半张雪山图。
    睹物思人,巧儿又伤心哭起来,她将图叠起紧紧贴在自己脸颊上,如贴在爹爹在身上。
    巧儿哭道:“爹啊,你死的好惨啊。呜呜……”
    郁残痕柔声道:“不要哭了,图你也看了,这下你相信郁伯伯了吧?”
    巧儿泪水涟涟点着头。
    郁残痕道:“那另半张图呢?”
    巧儿左手还拿着那半雪山图,她右手朝衣中探去,似要取另半张图。
    郁残痕此刻激动的心在腔中狂跳。无数人梦寐以求的雪山图即将被他完整得到。到时候他就可以解开图中秘密,找到天下第一神兵箜篌刀,也能得到天下第一刀法箜篌九问了。
    蓦地,一道寒光刺向郁残痕胸口。
    寒光是匕首之光。
    匕首是从巧儿袖中滑到她手中的。
    然后她在咫尺距离猝然发难。
    这突变完全出乎郁残痕意料。因为他根本就未提防巧儿。他认为以自己的老奸巨猾完全可以将单纯的巧儿玩弄于股掌中。况且巧儿武功和他相差太大,他根本未将巧儿那点武功放在眼中。
    但是此刻巧儿这一刀,又快又狠,力道也很强。
    距离如此近,又猝不及防,郁残痕想避开这一刺已经来不及了。
    但是郁残痕毕竟是九重天中的人物,虽然人面兽心,但是武功并非浪得虚名。况且郁残痕身经百战,应付突发事件的经验也非常人可比。
    郁残痕一惊之下,刹那间真气也涌胸膛,他胸前衣袍“呼”鼓起,同时他胸腹也猛得一收。
    巧儿这一刺无论力道和速度也让郁残痕惊诧,匕首穿透郁残痕鼓起的衣袍,发出“噗”地一声,然后匕首锋利的尖也刺入郁残痕皮肉,刀尖还穿透郁残痕胸骨。
    这也是郁残痕在电石火花间猛收胸腹,不然这一刀就伤及内脏了。
    此刻,只是刀尖透骨,未伤内脏。
    郁残痕也在这瞬间反击,一脚而起,踹向巧儿腹部。但是巧儿显然将一切都想到了。因为所有一切,是她精心计划并且演练过的。
    因为她对付的可不是普通人,而是白骨伞。
    所以就在刀锋穿透郁残痕胸骨瞬间,巧儿再不继续刺,而是果断弃刀身形如蝶朝后急飘。
    于是郁残痕反杀的那一脚也踢空。
    巧儿身形倒飞出三丈轻盈落地。
    郁残痕盯着巧儿,他发现巧儿轻功比当初高出太多,他也发现,巧儿落在地上的身形也突然“长高”了。
    郁残痕低头,那柄匕首还插在他胸骨上。
    如果不是衣袍劲气卸了刀上不少力道,如果不是他在那瞬间猛收胸腹,这一刀刺不死他,也得重创他。
    郁残痕又抬起头看着对面的“巧儿”。
    巧儿此刻一脸诡异的笑,她那哭的红肿的眼睛中,透着得意,也透着狡黠。
    郁残痕突然恍悟过来,眼前的“巧儿”是假的!突然“长高”,是因为“巧儿”长裙遮掩下的双腿站直了。
    这个假扮巧儿的女子要比巧儿高出一些。
    巧儿的确是假的,正是小主许忘生装扮。
    当小主得知真相,又聪明的将事情推断出个大概,她就萌生出一个疯狂大胆的念头。装扮成郑一巧伺机将雪山图从郁残痕手里弄到手。
    小主在城里花重金请了四名镖局中的高手,让他们保护自己。其实是当她随从免得引人怀疑。然后他们一路快马加鞭朝小镇赶来。就是为抢在正巧儿前头。
    小主敢实施这计划也真是胆大。
    因为她对付的人,可是老奸巨滑的郁残痕。
    如果出一丝纰漏,后果不堪设想。
    小主装扮巧儿,可谓得心应手。小主曾和巧儿朝夕相处,对巧儿非常了解,无论说话语气、动作、性格模仿起来足以乱真。
    只是小主个头要比巧儿高,但是小主也有办法。
    容易改装高手所具备的手段,是常人想象不到也难以理解的。
    所以就连郁残痕这只老狐狸也被骗过了。
    小狐狸,骗过了老狐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