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御九天 > 第一百六十五章 我要回家!
    看着几十道各色光芒你争我夺的样子,老王忽然感觉有点不妙,这尼玛别是一次性的通道,老子可是花了钱的。
    别的不说,轮速度,自己的大自在乾坤传送术是顶尖的,玩飙车,你们只配吃灰!
    挥舞着界牌,力量狂涌,王峰飞速的朝着光芒处冲了过去。
    在魂界时间和空间的概念并非四维,魂界的其他光带本来竞争的就非常激烈,而且但凡能进入魂界的无一不是九天大陆的顶尖强者,其实所有人都错估了这次的竞争者,都以为顶多两三个人,情况超出想象。
    但是彼此的情况都相差不是很大,竞争也格外的激励,只是在魂界没法动手,否则早就厮杀一片了。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金光以一种无法想象,不可思议的速度迅速的超过了他们,……似乎这道金光还回头打量了他们,……
    这……
    王峰看着后面吃灰的那些光,擦,感情技术水准都一般啊,有三个最好的也就在第七秩序的水准,啧啧,不过能弄成不知道要花多少钱,败家子哦。
    再见了您呐,这个坑哥哥我先占了!
    王峰飞速的领先,朝着坐标冲了过去,果然跟他计算的一样,如果是普通α5这次就亏大了,而极品刚刚好,小美人鱼还是靠谱的。
    很明显看到王峰领先,其他的光芒魂体都很焦躁,试图加速,但加速的程度相当有限,而王峰已经一骑绝尘,
    刺眼得宛若太阳一般的光芒就在眼前,老王兴奋得忍不住想要大叫,伸手猛然抓了出去。
    抓到了!
    一股巨大的能量吸引而来,将他整个人拽了进去。
    完美!
    光芒之中悬浮着一颗璀璨的珠子,在王峰进来的瞬间上面好像是眼睛一样的东西一下子睁开了。
    装什么逼啊!
    王峰一把抄了过来,尼玛,能量快没了,“老子要回家!”
    吼完,狂喜的心瞬间有点凉,魂晶的能量也耗尽了,手中界牌的能量在不断的颤抖提示,这是最后的保护。
    轰……
    我要回家……
    王峰用最后的意识呐喊道,希望老天爷能听到他的呼唤。
    ……
    北域,十万冻土。
    这是刀锋联盟的西北面,终年不化的积雪和那万里冰封的山脉,成为了抵挡九神帝国的天然屏障。
    此时正是夏季,也是这里最美的季节,天上没有遮云蔽日的鹅毛大雪,冰冷的太阳挂在高空并不刺眼。
    此时那阳光映照着下方一座皑皑白光的城市,突然在空中投射出一幕幕炫酷绵长的七彩极光,让人为之目眩神迷,可这在外界看来极美的景色,在冰灵族的眼里却早已司空见惯,甚至还附带着某些传说。
    辉煌的宫殿内,一个正在扫雪的仆女抬头看了看那炫酷的七彩极光,“天降祥瑞,一定有神人降临。”
    “不许胡说。”一个温和的声音说道:“天佑冰灵,极光只是自然现象罢了。”
    那女仆吓了一跳,转过身一瞧,只见是个带着绒毛雪帽的清秀女子,一身略带点淡蓝的长裙。
    仆女拍了拍胸口,幸好是公主殿下,否则这种随口的谣言要是让管事的听了去,怕是又要挨数落了,最大的神人当然是这里的主人了。
    她赶紧躬身行礼:“公主殿下赎罪,奴婢多嘴了。”
    “没事儿,以后不要再说这些话,去做你的事儿吧。”
    看着那女仆匆匆离开的身影,雪智御微微摇了摇头。
    冰灵国是刀锋联盟的公国之一,冰灵族素来天赋强横、战力卓绝,人口虽然不大,但特有魂质在对九神的战斗中有着不可忽视的作用,也战后也进入刀锋联盟第一等的国家。
    当然毕竟地处偏远,即便如今与其他公国多有往来,又有圣堂在此开设冰灵圣堂,开始教授符文、魔药等等先进的知识和观念,可人们的一些陈旧思想始终还是难以改变的,比如这类关于极光神说……
    雪智御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卡丽妲前辈所说过的那句话,‘改变从来都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儿,更不是强搬硬套,因地制宜取长补短,每个族群都终将会有各自的道路’。
    这句话是极有道理的,她立志要称为前辈那样独立有梦想,又愿意为梦想付诸实现的人。
    雪智御已推开了宫殿的大门,今天开来又是一番唇枪舌战。
    “父王,您找我。”雪智御恭敬的说道,礼节完美。
    厅中主位上坐着的是一个相貌和蔼的中年男子,满头的蓝色长发与雪智御如出一辙,正是冰灵国皇室的独特象征。
    雪苍伯,现任冰灵国国王,冰灵国由冰灵族和凛冬族两大族组成,雪苍伯不是一个野心勃勃的帝王,但是把冰灵国治理的有条不紊,蒸蒸日上,提升了冰灵在刀锋的地位,对外是主和派,维持刀锋、九神、海族的三足鼎立是最符合冰灵国的利益,但是他这个看似温柔,实则叛逆的女儿却让她异常的头痛,自从三年前见过卡丽妲之后,性格就被带偏了。
    一头银发的母妃陪坐在父王旁边,而在台下,妹妹雪菜似乎已经来了有一会儿了,正冲她悄悄的挤眉弄眼,那复杂的眼神似乎是想向她传递某种相当重要的信息。
    可惜的是,以自己这个妹妹的古灵精怪,她的眼神恐怕也只有她自己才能看懂了。
    雪苍伯脸上挂着慈爱的微笑:“严冬已过,冰灵圣堂最近怎么样?应该快开院了吧。”
    “暂定下周一。”雪智御恭敬的答道:“大部分圣堂弟子都已经归院了,这几天我忙着协助导师们安排开院的事儿,没来给父王请安,请父王恕罪。”
    “哈哈,圣堂这些年为我们冰灵国培养了许多优秀人才,开院这是正事儿,你作为自治会会长,自然应该多忙一些,何罪之有。”雪苍伯笑着说道:“我正和你母妃聊起圣城那边取消了今年英雄大赛的事儿,你不是也有一支战队吗,原本见你兴致勃勃筹备今年的英雄大赛,现在突然取消,你母妃还正担心你会情绪低落呢。”
    旁边雪菜一脸兴致勃勃想要聊聊的样子,可雪苍伯压根儿都没看她。
    “让母妃担心了,无非是一次比赛而已,没什么好低落的,而且我也不认为九神的目的就是这个。”雪智御点点头说道。
    “哦?”雪苍伯饶有兴趣的问道:“说说看。”
    “这些年圣堂推广英雄大赛,目的无非是为两个,既是为了通过实战来锻炼圣堂弟子,其次,英雄大赛已经成了一种娱乐项目,是把双刃剑,九神会在意吗?我觉得九神一定有后招,从目前看,刀锋退一步,九神必将进一步。”
    雪苍伯笑了笑,“你的看法是有道理的,但你觉得只有你想到了吗,天下人都是傻子吗?”
    雪智御微微一躬身,“父王,明白道理是一会事儿,愿意面对,愿意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才是关键,而很多问题是需要拼才能得到结果的,龙城的争夺博弈已经持续一段时间了,终归是要给所有人一个说法。”
    雪苍伯心中欣慰,他膝下无子,雪智御注定将是冰灵国未来的女王,聪慧有格局,这是她的优点,但年轻气盛也是她的问题,“智御,你要明白,你先是冰灵国的公主,其次才是圣堂弟子,刀锋联盟不是我们冰灵国的刀锋,我们只能代表一个局部,做事情要量力而行,牵一发而动全身。”
    至于对龙城那边的猜测,坦白说,雪苍伯并不觉得那真会发生,圣堂这些年来也一直主张和平,虽是出了以卡丽妲为首的激进派,但大权终归还是在旧派的手中,龙城那边就算闹得再僵,也不可能真正开战。
    “咱们这女儿啊,缺乏一点点政治嗅觉。”雪苍伯转头看向旁边的奥娜皇妃,笑着说道:“你说是不是?”
    “公主天资纵横,陛下您要求太高了,您年轻的时候还不如智御呢。”
    “咳咳,时代不一样了,”雪苍伯笑道:“今年年尾就是智御二十岁的成人礼了,也是她该学习国事的时候,可如今这丫头还是孤身一人,身边无人帮衬……”
    “父王多虑了,”雪智御一听就知道父王想说什么,打断道:“我身边有塔西娅、塔塔西兄妹文武双全,有吉娜勇冠冰灵,鬼灵精的洛雪,就算他们不行,还有雪菜呢!”
    “好了好了,这是两码事儿,”雪苍伯笑道:“你年纪也不小了,前几天奥塔又托人给你母妃捎信来,提起提亲的事儿……”
    “父王,拜托!”旁边雪菜实在是憋不住了插话进来,她过来得早些,父王刚才就是在和母妃商议和亲的事儿,所以从姐姐一进门,她就在不停的给她打眼色,结果姐姐居然没有领会,还被父王把话题往这边带:“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搞和亲这套,咱们圣堂可都是讲究恋爱自由……”
    “住口!”雪苍伯对小女儿一向远没有对大女儿的和气,此时居然敢在他面前信口雌黄,“大人说话,几时有你插嘴的余地!你姐姐在圣堂四年,学得成熟稳重,可你去了圣堂半年学了些什么?尽学胡闹!冰灵圣堂的人难道就没有教过你礼仪吗!”
    雪菜悻悻的闭嘴,脸上可没有半点挨骂的觉悟,不停的偷偷冲雪智御挤眉弄眼。
    “奥塔是母妃的侄子,也就是我表兄,我对奥塔只有兄妹之情。”雪智御并没看妹妹,妹妹那些古灵精怪的应对手段她是不会了,此时单膝下跪,主动说道:“何况女儿早已立下宏愿,愿效仿卡丽妲前辈那样游历天下,等学成归来那天,愿将一生都奉献给冰灵国民!若是此时定亲,必将受婚姻约束,难圆女儿心愿,请父王恕罪!”
    “智御,你要先搞清楚两点,极光城是自由港,我们冰灵则是独立公国;卡丽妲是家族式,我们雪家却是皇家。”雪苍伯站起身来,看着台下跪着的女儿,一国之主的气势尽展,封闭的屋子中竟有隐隐风雪之声,只听他厉声道:“你和卡丽妲的情况完全不同,这种盲目效仿毫无意义!何况卡丽妲还是圣堂内有名的右派份子,一直主张备战,如此狂妄野心勃勃之人,迟早会被圣堂淘汰,难道你也要学她吗?”
    雪智御心中清明。
    卡丽妲前辈主张备战而并不是挑战,有备无患、武力威慑,这本就是应对九神的唯一方式,不过是被政敌故意曲解,给她贴上所谓右派的标签罢了。
    卡丽妲前辈的脚步,那种纵横天下的豪气是雪智御一直向往的,此时丝毫不被父亲的气场所影响,但与父亲争论卡丽妲是左是右,那完全就是毫无意义的事儿,只平静的说道:“父王息怒,女儿愿游历天下,不过是想广交人杰、开拓眼界,与卡丽妲前辈的思想并无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