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御九天 > 第二百二十五章 童帝
    寒和殿,雪智御的寝宫。
    雪智御忙碌了一整天,冰灵城需要修复的不止是城墙和那些破损的房屋,还有那许多失去了丈夫、儿子和父亲的平民。
    当冰灵有难时,是这些人以他们‘微不足道’的力量顶在了最前面,争取了一分又一分的时间,才让冰灵城撑到最后奇迹出现的。
    王室对他们表达了最高的敬意,除了今天早晨由雪苍柏主持的祭奠仪式、全城默哀外,作为公主殿下,雪智御身体力行的拜访了七十多户家庭,给他们送去王室的抚恤金以及各种慰问品,同时记录和处理他们的任何需要。
    讲真,看到了卡丽妲和王峰离开的身影,雪智御其实更向往外面的世界了,但经此一战,她也明白了责任。
    今天吉娜她们陪同自己去拜访英雄家属时,在路上又提起了大家游历的事儿,但被雪智御拒绝了。
    并不止是因为父王已经不再逼她和奥塔成亲,那些原本只是功劳簿又或是烈士墓碑上一个个简单的名字,背后牵动着的却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
    作为未来的冰灵女王,她的责任不是什么高谈阔论的名留青史和所谓改革,以前的她太幼稚了。
    就算真想去游历也不能任性,自己要学习的还有很多。
    雪智御换上睡袍躺了下去,她决定要快速入睡,明天的事儿还有很多。
    嘎……
    殿门似乎被风吹开了,一阵寒风灌进屋来,雪智御正想要起身去关门,却见那殿门又再轻轻的重新合上,然后别上门栓。
    一个猫着身子的瘦小身影却在此时快速穿过大殿,直接一头就钻到雪智御的被窝里:“冷死我了冷死我了!姐,还是你这里暖和!”
    雪智御捂了捂额头:“你怎么过来了?”
    “今天晚上风大,我怕风!”雪菜笑嘻嘻的裹紧被子:“我要和你睡,都等你半夜了,才看到你这殿里的灯亮起!”
    “都这么大的人了……”雪智御有些哭笑不得,都多大了,还玩儿这个。
    “不管啦!反正我已经过来了,再想让我自己回去可就很难了,我外套都没有穿耶!冻感冒了怎么办,还有……咦?姐,你是不是又长大了?”雪菜惊奇的用两只小手捧了捧,她也在发育了,而且很有料,但雪菜并不喜欢,因为她觉得那样很累赘,好几条她以前很喜欢的漂亮裙子也不能穿了:“平时穿衣服居然看不出来……姐,你怎么办到的?”
    “裹紧一些就行……”雪智御拧不过她,何况也没想过要去‘拧’,听说在城关最危急的时候,是雪菜的一箭救了父王一命,这两天,父王对雪菜的态度已经转变了许多,这让雪智御由衷的感到开心,这个家好像终于又像一个家了。
    她一边替雪菜牵了牵脖子边的被子,却见雪菜正瞪大眼睛盯着她:“姐,怎么了,看你有点失魂落魄的样子。”
    “没有啊。”雪智御说:“就是今天有些累了。”
    “我看是心累!”雪菜的眼睛亮亮的,就好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大秘密:“哼!那个混蛋王峰,竟然真的不辞而别,害姐姐你伤心……他还欠我八千块呢!”
    雪智御无奈的笑了笑:“雪菜,他不欠我们的了,说起来,是我们欠他很多。”
    “嘿嘿!”雪菜乐了:“姐,看你这样子,好像是真的动心了耶!他救你的时候是不是很帅?你不是说当时有几百只冰蜂正在追你们吗?雪狼王驮两个人,怕是跑不过蜂群的吧!话说,你们是怎么跑掉的?”
    这个……还真是问到了关键上。
    雪智御略一沉吟。
    讲真,当时虽然是昏迷中,但似乎又有一点意识,眼睛虽然没看到,但雪智御仿佛朦胧的感觉到是王峰挥退了冰蜂,而且那冰蜂似乎很惧怕他,可是……这又根本说不通。
    这事儿她问过祖爷爷,可祖爷爷却只是笑了笑,说得很含糊,雪智御能感觉出来,祖爷爷似乎知道一些什么,但却并不愿意让她也知道。
    “我也不太清楚。”雪智御想了想才说到:“或许就像祖爷爷说的那样,这是天意。”
    “那姐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要不要去极光城找王峰?”
    雪智御笑了笑:“看情况吧,总要先处理好冰灵国的事儿,或是得到父王的批准。”
    “那可就难了。”雪菜噘着嘴,想了想又兴奋起来:“那要不我去帮你打个前站?我先去极光城,我帮你盯着王峰,不许他在外面沾花惹草!姐,我跟你说,像王峰这种家伙可要盯紧了,那家伙不老实的,一不小心就会被那些妖艳货色钻了空子……”
    她越说越起劲儿,雪智御却是听得哭笑不得,居然感觉有点脸红心热:“小妮子说的这叫什么话,我和王峰的婚约是假的,这你很清楚,就算去极光城找他,也不过只是朋友间叙叙旧罢了……”
    “难道姐你看不上?”雪菜恍然大悟的说:“啊,是了,你是伟大的冰灵女王,那这样,你要是看不上,那可就归我了!我去极光城找王峰,反正我还小,又没有生存能力,去了他也不能不管我,我就赖在他那里了,专门破坏他和别的女人亲亲我我,迟早把他磨到手……”
    雪智御怔了怔,哭笑不得的说道:“这叫什么话,小妮子你发春呢?”
    “哟,哟,哟,有内容哦,竟然有反对的意思,还说没感觉!”雪菜调戏。
    雪智御在她咯吱窝上狠狠的挠了几把:“胡说什么,难怪父王经常生你气,让你小小年纪不学好……”
    “轻点轻点!我也要抓你的哦!天呐,真是太大了!”
    …………
    房间里横七竖八的扔着十几个空酒瓶,一块只剩了半边的蛋糕、几份儿吃剩的牛排,半瓶没喝完的‘绿水鬼’,几件妖艳的内衣、五颜六色的裙子,全都乱七八糟的扔在旁边的桌子、沙发上,屋子里一片狼藉。
    大床下面扔着四五双鞋,几条纤细雪白的小腿从被子里横七竖八的伸出来,夹在其中的则是一双粗壮的毛腿。
    呼……
    被子被掀开,傅里叶揉着额头,拉开几条缠在他身上的胳膊和大长腿爬了起来,唉,魅力太大也是个麻烦,姑娘们太热情了,运动玩再美美的睡上一大觉,美好的一天就开始了。
    走到外面,轻轻关上门,舒展了一下筋骨,但是他始终不明白,为什么冰蜂群会撤退,他还尝试回去找原因但差点被冰蜂困住也只能消了这个念头,如果猜测的没错的话,应该是新蜂后诞生了,可是有没有这么巧?正好碰上冰蜂的更新换代?
    右手一晃,手指尖已多出了一张黄色的符箓随手扔回屋内,把整个屋子隔绝。
    “呼!”随手又是一张符箓,符箓燃烧起来,化为了一团黑色的影子。
    “老大,任务失败了。”傅里叶无奈的耸耸肩,“正好碰上蜂后的更新换代,未经全功,不过卡丽妲突然出现了,要我出手吗?”
    那影子沉默了一会儿:“无所谓,目的已经达到,你执行下一个任务,这边的事儿,童帝会接手的。”
    傅里叶愣了愣:“一定要他吗,其实我也可以啊……”
    那影子并没有回答,聚成黑影的气体突然燃烧起来。
    篷~
    一声轻响,那黑影化为一团火消失掉了。
    傅里叶无奈的摇摇头,该不会是动真格的吧,童帝……新世界九子里面也不是互相都认识,而童帝绝对是最神秘的一个,无人知道他的真身。
    童帝啊……
    哎,自己是个怜香惜玉的人,真下不去手,但童帝就不一样了,那家伙是个变态,从心理到身理都是。
    傅里叶看了看床上的几条大白腿,心情顿时又美妙起来。
    算了,管她呢,自己的女人都还管不过来呢,哪有空管别的女人,啧啧,龙月的妞可真白啊,自己那个有趣的小兄弟在就好了,和他喝酒聊天真是人生一大享受……
    ………
    想从冰灵回极光,最快的路线当然是走海路,先到数百里外的科布林海港,那是远近闻名的地精港口和拍卖中心,也有通往苍蓝公国的船只。
    雪狼王的速度确实很快,只半天时间便已越过雪境小镇,等晚上时已到了暮色山脉附近。
    这边的气温变得渐渐‘炎热’起来,毕竟是夏季,只要出了雪境小镇的冰灵国范围,其他地方的人们早都已经穿上了清凉的夏装。
    卡丽妲本是打算连夜赶路的,但背后的王峰一直叫苦不迭,只能在这山脉中稍作休整。
    这暮色山脉对常人来说是十分危险的,山中多有各种凶残的妖兽,寻常商队路过时往往都需要雇佣大量的佣兵保护,但对卡丽妲来说显然并不存在。
    这满山的妖兽在她眼里只是一盘盘可以充饥的美食。
    索索索索……
    树林中听到了些微的响动,还骑在雪狼背上,听到树林中有响动,卡丽妲行进间微一附身,从地上扣了两枚石子,手腕轻轻一甩,两只肥大的野兔就已经到手。
    山涧的溪流旁升起了篝火,奥塔那三个家伙显然不够细心,没有给准备火石,老王给了个差评,本来是想露一手钻木取火绝学的,结果折腾了半天都没弄好,然后屁股上就挨了一脚,已经河边处理好了野味儿,还顺便把帐篷都搭起来了的妲哥摸出两块儿打火的火石:“滚一边儿去。”
    老王一脸的无语:“妲哥你有火石怎么不早点拿出来。”
    妲哥淡淡的说:“我看你这么想要表现,不忍心打击你的积极性。”
    那就忍心踢我屁股?老王揉着屁股爬起来,然后就看到篝火升起,野兔被架了上去,妲哥时不时的翻转一下,油亮亮的皮肤被烤得脆脆的,不时的还搓点不知名的草汁上去,很快就香味四散,老王和旁边二筒的口水都流下来了。
    野兔烤好了,老王尝了一口,外酥内嫩,那叫一个美味,吃得老王差点吞了舌头。
    瞧瞧、瞧瞧!
    什么叫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打猎、烧烤、搭房子,样样都会,娶老婆就得娶妲哥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