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御九天 > 第二百二十九章 靠字真经靠的住
    “我们被暗堂追杀了。”卡丽妲的声音显得有气无力,虽然摆脱梦魇,但灵魂还是受伤了。
    被童帝暗算,卡丽妲原以为那会很糟糕,即便侥幸摆脱了梦魇醒来,灵魂可能也会留下永久型的创伤,但奇怪的是,似乎有一股神奇的能量安抚过她的灵魂,让她感觉灵魂十分平静,处于一种缓慢的自我修复过程中,但这段时间是绝对不动妄动魂力的。
    “是暗堂九子的童帝!”卡丽妲的声音异常冷静,“没有在梦魇中干掉我,暗堂一定会找来。”
    梦魇这东西是会反噬的吧?
    老王心想,不过就算童帝被反噬所伤,可人家就不能有同伙?到时候随便来几个鬼级的小弟,自己和妲哥恐怕就得交代在这里,他猛一拍胸口:“没事妲哥,我保护你!”
    “你就算了吧,骑着雪狼王先走回冰灵,我休息一会儿就好,咱们分头行动,你这水平只会碍手碍脚!”卡丽妲突然冷冷的说道,脸上还露着嫌弃。
    帐篷里一下子气氛冷了下来,这是还没过河就拆桥?
    老王眼珠子一转……忽然就笑了,可惜了,他如果真的十八岁差点就信了,妲哥也是奥斯卡演技啊,王峰也不说话,直接抱起了卡丽妲就往外走。
    “王峰,你干什么,松手!”卡丽妲想要挣扎但浑身无力。
    王峰直接把卡丽妲扛了起来,“妲哥,你真的是,怕连累我就直说嘛,女人啊总是口是心非,我王峰是个怕事儿的人吗?别说区区什么暗堂九子,就是暗堂之主来了,我王峰也是说跑就跑,不跑的是孙子!”
    “二筒!”他喊了一声,将卡丽妲放到二筒身上,然后灵敏得跟只猴子似的翻身骑上去,二筒非但没有把他摔下去,反而是相当配合的站起身来撒腿狂奔。
    卡丽妲横在二筒的背上,只感觉这家伙此时居然跑得又平又稳又快,和白天自己骑着它时那光有速度的颠簸可完全不同,这王峰哪是不会骑狼,这分明比自己骑得好……
    她确实是想赶走王峰,活一个是一个,暗堂那边肯定还有其他的手段,她只能连累王峰,其实到今天,王峰已经不欠她什么了,至于暗堂的人,想杀她,一定要付出足够的代价!
    这本一身的肃杀之气,可此时却生生被二筒和这王峰给气笑了,这两个活宝,敢情白天的时候这一人一狼是配合着演了一天的戏呢?
    她忍不住想笑,可笑意刚起,胸腔就一阵气急,呛得她咳嗽连连。
    “收声!”老王伸手在她屁股上拍了一把,然后赶紧一副惶惶恐恐的样子:“啊哟妲哥,不好意思,太黑了,拍错了地方……咱们不要咳嗽,会引来敌人的!”
    卡丽妲又好气又好笑,长这么大,她还没被人拍过屁股,这要是但凡有点力气,非得把这小子大卸八块不可。
    “我给你记着了。”她冷冷的说。
    老王惊喜交加的说道:“妲哥你记着我救你的恩情了吗?没事的没事的,咱俩谁跟谁,这点小事不用放在心上,再说了,你也拯救过我,咱们就这样你救救我,我救救你,和谐得一塌糊涂挺好的。”
    卡丽妲不说话了,也懒得跟王峰扯,鬼扯的功夫谁也不如他,忽然之间心情也放松下来。
    见卡丽妲没了动静,老王也是收了这挑逗的心,暗堂的暗杀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傅里叶的手段他白天时就已经听妲哥说起过了,那个梦魇种也不好惹,奶奶的,好端端的招惹暗堂干嘛。
    二筒飞奔间,老王将手伸进了悬挂的大包袱里,摸到了沉甸甸的油灯。
    他用手轻轻擦了几下,油灯底部一阵微微的光芒闪耀起来,那壶嘴一张,一团青烟悄无声息的射出,数十只蚊子般大小的冰蜂从那青烟中扩散出来。
    它们的身子在迅速的变大,同时也直接马不停蹄的飞向四面八方,等恢复原本冰蜂的体积大小,发出那‘嗡嗡嗡’的嘈鸣声时,与老王已相隔在百米开外。
    冰蜂当然不是用来对付童帝的。
    狼级的冰蜂,数以亿计时,冰系的叠加特性让它们固然是有着排山倒海、毁天灭地之威,可若是只有几十只,那别说面对顶尖高手,就算只是玫瑰圣堂的普通弟子,都是有办法应付的。
    相比起这些家伙的战斗力,老王现在更期待的是它们的侦查能力,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要想躲避敌人的追杀,掌控敌我动向是最好的方法。
    开!
    老王眼中的金瞳微微一闪,那瞳孔中仿佛出现了密密麻麻的格子,就像是虫类的复眼。
    虫神种虫神种,所拥有的特异能力是相当多的,即便眼下只是虫胎境界,但却并不影响一些基本能力的使用,他现在就是这些冰蜂的蜂王,冰蜂开出来的视野,都是他的视野。
    除了少数在树林中穿梭的,大多数冰蜂的视野都在拔高,它们飞到了山脉的上空,迅速的穿过成片森林、翻过一座座山脉。
    暮色山脉本是曾经的一片历练之地,隐藏在林间的妖兽很多,之前有妲哥罩着,老王一路过来是一只都没瞧见,但此时冰蜂足以夜视的视野铺开,顿时就目睹了这漫山的‘繁华’。
    整座深山就像是一座魔窟,到处都能看到那一双双绿油油的眼睛在黑暗中窥视,黑暗的丛林里时不时的就会爆发出一场战斗,伴随着草丛的晃动和一声短暂的兽吼,作为猎手和被猎者,这样的战斗往往都是在一瞬间就结束了,猎物发出悲惨的哀鸣,很快就被咬断的喉咙沉寂下去。
    老王看得有点头皮发麻,作为一个现代人,想要适应这样的野蛮世界还是要一点时间的,只有怀里的卡丽妲是那么的真实,那么的温暖。
    没有发现敌人,王峰也不敢让冰蜂飞行太远,他目前的魂力不足以支撑太远距离的控制,不管有没有,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是必须的。
    嗡嗡嗡嗡……
    恰在此时,一只冰蜂的视野拽住了老王的注意力,只见在距离自己大概十里左右,一只庞大的商队正点着火把,朝东北角的港口位置浩浩荡荡而去。
    那是……
    老王赶紧指挥冰蜂靠近,定睛一看那商队的旗帜。
    奶奶的,有救了!
    出门靠朋友,靠字真经永远靠的住!
    ……
    奢华的马车里,拉克福和哈根正在喝酒,讲真,这趟跑冰灵,那是跑得有点郁闷,不不不,不是一点郁闷,是相当郁闷!
    生意虽然做成了,但被对方杀了一手好价,抛除开提炼加工的成本、运费、以及这一大帮子商队、雇佣兵,来来回回的吃住工钱,能赚的已经很少了,但就算是这已经很少的利润,还要被送礼送出去,两人一人五十万,凑给王峰的百万里欧可真是连最后这点利润都给让了出去,说不上血本无归,但却根本就没赚头。
    因此原本按照计划,他们是要等欣赏了冰雪祭的盛况后才离开冰灵的,但这生意做得乏味、亏得两人都是牙直痒痒,只感觉在冰灵多呆一天都是受罪,于是早在冰雪祭前几天就已经开拔离城,倒是躲过了一劫。
    此后在雪境小镇休整了一天,主要是商队人太多,又拉着大批量的魂晶货物,拖拖拉拉的走了两三天才到此间。
    “这趟真是亏大了。”哈根喝得有点高了,用海族的语言叹着气说道:“看起来似乎能跑平,可这辛辛苦苦两个月,等于半个字儿没捞到,我可是扔着海星商会一大把生意跑的这趟,唉……”
    “消钱免灾、消钱免灾,”拉克福也是一脸的垂头丧气,哈根是大老板,亏个五十万跟玩儿似的,可对他来说,五十万已经是半副身家,他比哈根更郁闷,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那可是有大背景的人,说不定还隐藏着什么秘密,咱们得罪了人家,能捡回一条命已经不错了。”
    “那倒也是。”哈根也是做大生意的,倒是有点气魄,他给拉克福倒了杯酒,笑着说道:“说起来,这王峰先生也是个趣人,寻常那些海族王室,送钱时连个响都听不到,不嫌弃的瞪你几眼已经是很给面子了,可这王峰先生却是客客气气,还请咱们吃了饭、喝了酒,五十万能换来和王室贵宾同席,也算是值得了。”
    拉克福点点头,“我真不是心痛钱,如果能搭上线,别说五十万,就是五百万我也敢送,就怕回头连咱们的名字都想不起来,我看我这五十万多半是白送了!”
    哈根哈哈一笑:“赚钱的机会多的是,咱们也算长见识了,美人鱼王室看中的人类,啧啧,想想就觉得事儿很大啊,再说了,这点钱跟咱们的命比起来就不算什么了。”
    这么一闹两人倒是觉得不亏,正想自己给自己倒上一杯,却听得商队里突然一阵喧哗,紧跟着车厢猛然一晃。
    似是拉车的麋角马受惊,发出惊恐的嘶鸣一阵乱跳,车夫在前面紧紧的拉着绳子,口中不停安抚,车厢里桌子上的酒瓶酒杯和小菜却已经被颠起来,酒水汤汁撒了两人一身。
    拉克福正郁闷着呢,顿时大怒,拉开窗帘猛的探出头去:“搞什么!”
    他话音刚落,猛然停住,瞪圆了眼睛。
    在商队侧面,一只高大威猛的银色雪狼王似是刚冲出来,拉车的麋角马受惊想必就是因为它,商队里立刻就有十几个雇佣兵战士朝那雪狼王涌过去,手里的武器全部对准它:“什么人,这是海族大人的商队!”
    只见在那雪狼王背上,一个英俊的男子抱着一个裹着风衣的女子刚刚跳下来,他看到了从车窗中探出头的拉克福,笑嘻嘻的冲他挥了挥手:“小福福,是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