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御九天 > 第三百六十八章 已经不欠这个世界
    “你也不错哦!”旁边的温妮却简直是惊喜交加,老王的办法果然奏效了!刚才那一瞬间,乌迪似乎真的有觉醒的迹象,虽然没有完成这一步,但起码已经看到苗头了。
    “就是就是!”范特西想起刚才乌迪的眼神和杀气还有点心有余悸,真不知道这家伙真觉醒的话,会是一种怎么样的可怕:“你刚才……”
    他和温妮正想要兴奋的把刚才的事儿说出来,给乌迪鼓鼓气,可老王却及时把话给掐断了。
    “你刚才真是差劲儿透了。”老王淡淡的瞥了乌迪一眼儿:“居然被阿西八两三秒就活生生勒晕过去,不是教过你吗,被勒住了不能急!越急晕得越快,你脑子呢?回头自己好好练习,别再犯低级错误,别拖大家后腿儿!”
    “是……”乌迪惭愧极了:“我一定努力,队长!”
    这可怜的娃,都快自卑成抑郁症了……温妮恶狠狠的瞪了瞪老王,嘴巴几次张开,可终究是没再多说什么。
    圣堂之光上的风波一直没有停息,从西峰圣堂出手的那一刻起,几乎所有人就都已经预见到了未来。
    这是一份儿来自萨库曼圣堂的申明,没有再去过多的指责玫瑰,因为能说的,前面几家圣堂其实已经说得差不多了,何况以萨库曼圣堂的身份,去条条数落一个排名一百左右的圣堂也实在是掉价,根本不在同一个档次上,他们的官方申明只有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西峰圣堂言之确凿,萨库曼羞于与玫瑰为伍!
    用一句话就占据了圣堂之光的头版头条,也就只有萨库曼这样的排名前五的超级圣堂才有如此分量了。
    所谓的十大圣堂,其中第六到第十的排名偶尔还是会有变化的,像排名第九的西峰圣堂,也不过是近几年才挤进了十大的名额中,但前五可不一样……
    这排名前五的五大圣堂,又被下面的人俗称为王者圣堂,从圣堂成立之初一直到现在,其排名就没有动过,且其中任何一个,都代表着在一个区域内绝对的圣堂领袖地位,而萨库曼圣堂就排名第五,由八贤之一的‘萨库曼’所创立,无论其圣堂底蕴、师资力量、人才储备还是财富等等,都绝对是刀锋西南领域二十六家圣堂中当之无愧的王者和领袖,而历代的萨库曼圣堂校长,也在圣堂元老会拥有一个绝对固定的席位,掌握着圣堂的一票元老否决权已有两三百年之久!
    这是一份儿几乎可以代表圣堂意志、甚至很大程度可以决定圣城策略的申明,整个圣堂都沸腾了,乃至连整个刀锋联盟,都对此高度的关注起来。
    讲真,从十大基石圣堂发展到今天的一百零八圣堂,这些年来‘修修补补’,有人进场也有人出局,解散一个圣堂并不算是什么前所未有的新鲜事儿,反倒是像萨库曼这样的王者圣堂参与到对一个落魄圣堂的攻击之中,这倒是更能引人注目。
    此时此刻,所有人都已经将玫瑰的解散视为了定局,甚至已经不在争议此事,反倒是开始热议起另外两件事来。
    玫瑰什么时候能解散?十天?一个月?还是三个月?
    同时,连萨库曼都发声了,那天顶圣堂和来自圣城的最后钟声还有多远?
    巨大的压力就像是压垮了骆驼的最后一根儿稻草,玫瑰圣堂内部,已经不止是有权有势的家族子弟开始转移了,甚至有相当一部分导师主动提起了离职。
    当初达摩司留下的导师班底几乎一走而空,武道院现在几乎已经陷入瘫痪状态,巫师院、驱魔师分院乃至枪械院,也差不多有三分之一的导师离职,其中不少还是原本跟着卡丽妲的班底,都明白覆巢之下无完卵的道理,都是有家有业的人了,道义在这种时候并不能当饭吃,那是一片唯恐引火烧身,个个避之不及的姿态,让整个玫瑰圣堂瞬间变得冷清了许多,也混乱了许多。
    还在坚挺着的,是符文院、铸造院、魔药院,没有一个导师离职,这些基本都是霍克兰、范斯特这帮老家伙手把手带出来的门下弟子,对玫瑰早已有了超越工作事业之外的亲情,算是给这个已经摇摇欲坠的庞然大物支撑了几分颜面。
    现在的玫瑰人,已经只能寄托于最后的一个希望,就是那个曾经在整个刀锋联盟、乃至在整个九天大陆都搅动过风云的真正大佬——雷龙!
    这是曾经敢对着整个圣城元老会拍桌子的人物,交游满天下,更是曾叫板过名动天下的夜叉王的真神!
    若不是正当壮年、名动天下时,输了夜叉王一招,以至从此留下暗疾,无法寸进,只怕九天大陆现在已经又多出一位龙级强者了。可即便如此,人家三十多岁后回极光城接手家族的玫瑰圣堂,从此转修符文、潜心于魔药,也照样在短短二三十年间取得了超凡成就,真正开挂一样的人生,真正的天纵奇才。
    如此超凡人物,如果他老人家真的撕破脸,就算是圣城想动玫瑰,恐怕也得好好掂量掂量吧。
    玫瑰的希望,此时显然已经全系在了这位已经宣布不管校务的老人身上,各方即便再怎么暗流涌动,其实也都是在等待着他的反应,可偏偏,这位老人此时此刻却迷恋上了一个刚学会的新游戏……
    雷龙手里捏着一颗黑色的圆形棋子,他头发虽已花白,但面色红润,一副精神矍铄之态,此时他正沉吟着,看着满盘的棋子有些举棋不定。
    这是‘围棋’,王峰那小子发明的,简简单单的方格棋盘,三百六十一颗棋子,分为黑白两色,围杀即吃,初看时规则似乎很简单,但学会一点之后却让雷龙感觉妙趣无方,那小小的棋盘上仿佛承载着一方广阔天地,叫人爱不释手。
    雷龙喜欢执黑子,因为黑子要比白子多一颗,在初学者看来这无疑是一个不占白不占的优势,虽然他从来就没有用到过多的那一颗……
    这时候已经是棋到中盘,棋盘上的局势相当复杂,对方左下角的白子已经呈现出被包围之态,黑子竟然还领先三子,和王峰学棋好几天了,这可还是雷龙第一次占据优势,自然格外慎重。
    啪嗒!
    雷龙许久才落子,合围之势几乎已经完成,他笑着摇了摇白须,冲王峰说道:“壮士断腕终归也算是留了条残命,王峰,我看你还是主动放弃吧,这一块儿我是吃定……”
    “那可未必!”老王笑呵呵。
    啪嗒。
    白子一落,巧妙的落点连接两路,原本已被包围的姿态瞬间瓦解,两处被围杀的白子异军突起,竟然反吃了雷龙七子,将已经成型的包围圈一举撕破。
    雷龙瞬间瞪圆了眼睛,猛的一拍脑门。
    “明明可以反杀通吃,干嘛要断什么腕呢?”老王笑呵呵的提子,要将吃掉的黑子捡出去:“您老啊,一看就是对我没信心!我跟您说……”
    啪!
    正在捡子的手被雷龙一把拽住,小老头儿瞪圆了眼睛,哪管老王嘴里的言有所值,火急火燎的说道:“等等,这个走错了,不算!”
    老王不满道:“老雷啊,都说落子无悔!再说了,我都让你两次了,事不过三嘛!”
    “这不是才两次,还没过三吗?”雷龙连连摆手:“老夫好不容易领先一次,这步棋说什么都要听我的!放下放下,咱们从刚才那步重新开始……”
    瞧这吹胡子瞪眼睛的样子,哪还有曾经名动天下、一代天骄的样子,老王也是看得有点哭笑不得:“您老要这样,那还不如让我直接认输了好。”
    “你是年轻人嘛,让着一点老人家怎么了?”雷龙却是满不在乎,一边把棋盘复位,一边笑着说道:“这下棋又不比外面那些事儿,那个才叫落子无悔!说起来,你的准备到底做好了没有?”
    “快了快了。”老王老神在在的喝了口茶,雷龙这里别的不说,茶叶儿是真的好,听说雷家在极光城北边又大一片茶山,全都是私人产业,雷家现在又人丁凋零,妲哥今后可是妥妥的超级富婆一枚啊,看来自己这软饭硬吃,是非要吃到底了:“再给点时间,让外面的子弹先飞一会儿,等他们黔驴技穷、乌龟上岸的时候,就是咱们一锅端的时候了。”
    雷龙笑着摇了摇头:“你小子……很有自信嘛。”
    这些天,无论是卡丽妲被捕、亦或是各方圣堂声讨玫瑰,雷龙都没有单独站出来吭声,不管不问?显然不是。
    这叫不变应万变,只要玫瑰这边的雷龙这张底牌还没出,那保守派那边的底牌就不会出,这可是曾经享誉大陆、名动刀锋的真正强者,就算再怎么垂垂老矣,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前段时间冰灵的奥斯卡之威,如今都还仍旧让整个九天大陆记忆犹新呢,那可就是早就被人断定只剩半口气的糟老头儿了,何况是雷龙?
    他是在拖时间,给王峰拖时间。
    “您就算不信我,还能不信您孙女?”老王笑着说道:“妲哥是不会看错人的,咱们啊,就只管养精蓄锐,看他外面洪水滔天,等时机到了,到时候还需要您老人家的配合呢。”
    “哈哈,我就当一回你的棋子又如何?”雷龙落了一子,哈哈大笑道:“再说了,你怎么知道我信卡丽妲而不信你呢?”
    “别捧我,您老一捧我准没好事儿。”老王顺手走了一步:“我这人呐,什么都不多,就是这个自知之明有点多,要说您老信我超过妲哥,鬼才信呢。”
    “年轻人,有些落子我虽然看不太清楚,但并不代表我真的老了。”雷龙笑得也是意味深长。
    来这个世界这么久了,王峰早就不再小觑这里的人了,以前是和雷龙接触少,这段时间没事儿时就过来教他围棋,一老一小聊得很多,也是给了老王不少启发,甚至知道了不少秘辛,比如天师教的事儿……这是一步很重要的棋,老王不得不问,但即便是没有明言,感觉雷龙也已经从对话中猜到了许多,这位老人家可是正儿八经的人精啊,感觉跟奥斯卡有的一拼。
    “您老还能再焕发第二春?”
    “我都这把年纪了,还什么第二春?说到春天,我这里倒有一封你的信……”
    “谁给我的?”
    “卡丽妲那丫头,神神秘秘的。”雷龙笑着摸出一封信递过来。
    “我擦,这么重要的东西你不早点拿出来!”老王有点意外,也有点惊喜,下意识的伸手去接。
    不得不说雷龙这时机挑的好,老王手里正捏着一枚白棋呢,结果接信时被雷龙手指轻轻一拨,白子落在了一个自寻死路的地方。
    他正想要捡起来,可却被雷龙一把拽住了手。
    “落子无悔!”
    雷龙的黑子已经毫不迟疑的顺势落下,直接吃了老王一大片白棋,等老王回过神,棋子都被捡干净了。
    原本复杂的局面顿时豁然开朗,黑子形势一片大好,雷龙开心了,微笑着淡淡的说道:“王峰啊,这一局,看来终归还是老夫赢了!学棋七日便赢了你这个发明者,呵呵,这下棋啊,终归还是要看天赋的!”
    有妲哥的信在手,老王哪还耐烦和他纠缠棋局的输赢,三两下草草下完,各种白送、乱送、主动送,让雷龙这一局赢得那叫一个酣畅淋漓、浑身舒坦,正想和王峰好好吹吹牛逼,一吐被他虐了七天的郁闷,可老王哪还有心思搭理他,赶紧揣着信就回了宿舍。
    妲哥的信让老王有点小小失望,还以为妲哥要跟他表白呢,但内容也让他有点吃惊,没有很长的篇幅,只有一句话。
    “王峰,能看到这封信就说明你还活着,能活着就好,去做你自己想做的,你已经不欠这个世界的了。”
    老王笑了笑,第一感觉是挺暖,妲哥这人,还是太矜持啊!想我就说想我吧,还非要把口气弄得这么硬。
    这信写得应该很早,肯定是在自己从龙城幻境出来之前,可如果是再仔细回味一下的话,却就有点意味深长了。
    卡丽妲没有说‘王峰不欠玫瑰、不欠圣堂’,却说是‘不欠这个世界’……讲真,和卡丽妲相处的时间也不短了,这绝不是一个说话用词不严谨的人,她会说这句话,恐怕……
    不愧是我老王看上的女人,大概也是这个世界最懂自己的女人了,毕竟当初从地牢苏醒后,王峰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那已经不再只是性格方面的变化问题,而是真正来自思想和灵魂上,卡丽妲和他接触最多,也是唯一一个从一开始就正视王峰的人,所谓的‘扩招’,所谓的清浊黑白,那都不该是一个九神间谍所能产生的思想,所以就算老王瞒得过别人,又如何瞒得过她?只是,不知道她是如何看待灵魂的……
    这个世界并非没发生借尸还魂的事儿,天师教那种‘至圣先师会转世’的传说也并不完全是空穴来风……当然,天师教那传说中的神界不神界之类,其实意义不大,看的是实力,有的时候是能给这个世界带来一点礼包,但更多的时候反而是大麻烦,无论九神还是刀锋和圣堂,只看他们面对天师教这类教义时的抵触和坚决灭杀态度,就该知道这个世界的统治者,其实真的并不欢迎这类人了。
    妲哥早就在怀疑这一点,却一直没有对任何人点明,虽然之前对老王挺凶,但也可以说是试探、是考验,都是人之常情,说到底,妲哥其实一直在帮王峰做着各种伪装,大概从一开始,她就没有真的把王峰当成一个九神的叛徒来看……
    果然这份儿‘异性相吸’从一开始就并不是一厢情愿,妲哥这次还真是走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