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御九天 > 第三百七十四章 不翼而飞
    短短几天发酵时间,极光城的招商运动,规模已经愈发的庞大了,除了极光城本城的商贾,沿海一带也多有商会和私人老板慕名前来投资,即便是除开兽人、海族合同中约定的未来投资额度,光是收殓起来的现金,也已超过五十亿欧的数值。
    所有人都空前的看好极光城的前景,这是要生发啊,不得不说这位新城主办事的雷厉风行,已经有大量的工程车、建筑材料被成批的拉到了海滩上,堆砌成山,施工指日可待。
    圣堂之光的大量报道,极光城本地的热炒,地价物价飞涨,整个极光城已经是一片欣欣向荣之象。
    所有人都在关注着这东南海岸最大的交易市场施工,至于玫瑰那边挑战八大圣堂的事儿,在极光城本地倒是已经鲜有人在意了。
    新城主不再发表他关于‘极光城只能有一个圣堂’的言论,显然已经把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了交易市场的铺设上,城主府每天车水马龙、迎来送往,好不热闹,只要这件大事儿做成,雷家在极光城就变得无足轻重了,那个时候想怎么捏就怎么捏。
    不过,对外界来说,八大圣堂答应玫瑰挑战的热度倒是未有分毫减弱,不过既然答应了挑战,事儿倒是变得简单了许多。
    圣堂之光上不再充斥着各种数落玫瑰圣堂这个那个的声音,剩下的则都是各方对这次挑战胜负的看法,其结果竟是惊人的一致。
    没有任何人在讨论玫瑰的终极挑战能否成功,连挑八大圣堂那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会一本正经去讨论这问题的人才是所有人眼里的傻逼,大家此时在讨论着的,都是玫瑰和曼加拉姆的第一战,究竟有没有胜利的可能。
    坦白说,一开始还是有人看好玫瑰的,毕竟曼加拉姆在此前应战的时候表现出了诸多的迟疑,且听说曼加拉姆这次派去龙城的五个弟子已经全部阵亡,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支拥有李温妮、坷拉和玛佩尔的老王战队,在所有人眼里并不是绝对的弱者。
    李温妮无疑是现在老王战队的第一高手,在当初龙城五百强里也是能排进前一百的存在,玛佩尔和坷拉给人的感觉却是水平相当,五百强中四百左右的排名,这种水准,在圣堂范围内还是称得上一声高手的,一个顶尖高手带着两个相当水准的优秀弟子,损兵折将的曼加拉姆其实相当危险。
    这让外围的赌注,一度曾达到玫瑰和曼加拉姆几乎持平的程度,可随着曼加拉姆的各种内幕不断的被爆料出来,这胜负比重就开始不断的倾斜了。
    内幕一,曼加拉姆的真正高手并未损失在龙城……派去龙城的那五人,并不是曼加拉姆绝对顶尖的战力,事实上,对于一个排名六十九的圣堂来说,这是一个相当聪明也相当常见的做法。
    龙城毕竟是一个很危险的地方,像天顶圣堂那样的顶尖圣堂,派出叶盾是为了去争抢机缘的;而像玫瑰这样的垫底圣堂,倾巢而出则是为了保全一丝脸面;可像曼加拉姆这样排名中游的圣堂,那就真没必要了。
    最顶尖的高手就算去了也争不过叶盾他们,若是一个不慎被折损掉,那圣堂实力肯定会大幅度下降,还不如先派些上游水准的弟子去试试,毕竟圣堂分配下来的名额不可能无视,这些弟子实力不弱,若是成了,那是意外收获,若是真折了也不至于让曼加拉姆伤筋动骨,把真正顶尖的力量隐藏起来,等到龙城这样的大磨练之后,再找机会去挑战别的圣堂捡他们的便宜,说不定可以让曼加拉姆的排名再上升几名,何乐而不为呢?
    这显然是曼加拉姆的一手暗棋,也是他们之前不愿意接战玫瑰的原因,不是因为怕玫瑰,只是不想因为玫瑰这种毫无好处的挑战而提前暴露自己,那等于帮别人顶锅!现在既然迫于形势暴露了,干脆也就敞开了,舆论的大势在他们这边,倒也不担心,毕竟给每个人早就准备了充分的理由。
    内幕二,这次龙城五百强中,排名六十七,并且活着从龙城之行中回来的雷巫,巫里,宣布转院曼加拉姆圣堂!
    消息一出,外界都是一片哗然,巫里是卡西圣堂的人,距离曼加拉姆一城之隔,转院肯定是临时决定的,毕竟曼加拉姆并不以巫师见长,肯定不是转院过来为了学业的。龙城排名六十七,这已经和温妮相当,可同时,巫里却还有一个绰号,号称魂兽师杀手!擅长雷系巫术的她,光靠速度就可以将绝大多数的笨拙魂兽玩弄于股掌之间,特别是像温妮的魔熊这种!
    毫无疑问,这摆明了就是为针对玫瑰的挑战而转院的,或者说得更直白一点,这就是冲着玫瑰的第一高手李温妮来的!
    讲真,已经决定了挑战,临时加人,这显然有点不合规矩,但对排名六十九的曼加拉姆来说,骄傲的骑士精神远没有真正的胜负那么重要,与其要面子给玫瑰留下一线机会,不如黑着脸将他彻底杀死!何况,玫瑰可以临时让裁决的玛佩尔加入,那曼加拉姆为什么就不可以让巫里转院呢?这是一个绝对公平的条件,任谁都挑不出刺儿来!
    这背后显然是某些大人物的意思,要将玫瑰的希望彻底扼杀在这第一关!而只要掐灭了李温妮,以玫瑰其他人的水准,保留了实力的曼加拉姆只要稍稍排兵布阵便绝对可以做到完胜!
    这是一点机会都不给啊!各种骚操作和内幕曝光后,外围的赌盘在迅速的调整着赔率,玫瑰的赔率已经快到一比三了,而圣堂之光上也已经开始将玫瑰的这第一战,视为了终极之战……
    玫瑰圣堂的弟子们对此忧心忡忡,可老王战队本身,包括霍克兰校长等高层,反倒是一派轻松的样子,似乎毫不在意。
    该工作的工作,该提升自己的提升自己,一切按部就班、井然有序,只静静的等待着那一天的来临。
    唯一忙碌些的,就是老王了。
    每天晚上都在铸造工坊、魔药工坊几头跑,白天呢,除了早上随便找个地方眯一会儿,或许宿舍、也或许是训练室外的躺椅,然后到了下午就一准儿失踪,成天神神秘秘的,就连温妮等人也不知道他的去向。
    时间一天天的临近了,玫瑰的每个人都在倒数着挑战的日期,半个月、十天、五天、三天……
    随着日子临近,之前被交易市场拽去了注意力的极光城民众们,终于又把关注稍稍的投入到了玫瑰这边些许,可也就在此时,一个惊天大事儿爆发出来了。
    那是在头一天晚上大概八点以后,整个极光城突然戒严,实行宵禁,城主府的卫军、亲军、甚至包括并没有执法权的海族战士、兽人打手,大量的涌上了街头,直接封锁了整个极光城所有的交通,别说出城了,连只蚊子老鼠都不允许在街上出现。
    然后便是挨家挨户的粗鲁查询,他们手握城主的手谕,并不翻箱倒柜,只检查大的房间或是寻找各种地下室,那几乎是逐寸逐地的翻遍整个极光城,却不知到底是在寻找什么东西。
    极光城整晚都是灯火通明,庞大的搜查行动持续了一整夜,就在所有人都正疑惑,并认为随着日出,这一切将会结束的时候。
    封禁和搜查继续,所有人仍旧不允许离开自己的家或房间,而这一次的搜查力度,比昨晚的搜查显然更加彻底,整座城市所有的井底、暗洞,所有蓬松的、有翻撅痕迹的土地!带着铁锹的兽人们、卫兵们全都撸起袖子,那是真正掘地三尺!
    人们的好奇心愈胜,整座城市的紧张感也在飞速的攀升,有流言开始在城中传播起来,这次城主府凑集用以投资交易市场的钱,丢了!
    五十亿,那是足足五十亿里欧啊!成箱的金里欧凭空不翼而飞,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这……
    整个极光城都傻眼了,所有人都在指望靠着这笔钱发展极光城,让大家从小康变富翁呢,可现在,竟然没了?!
    民众们忐忑着,担心着,也在期待着,期待着这只是流言,期待着那笔钱能找回来,可等到第二天晚上的时候,一切的期望都轰然崩塌。
    那是一队穿着亮丽银铠的刀锋银卫,隶属刀锋联盟议会的嫡系部队,精锐中的精锐,所有小队长级别以上都是清一色的在册英雄担任,刀锋的王牌之师!而他们来极光城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逮捕新城主科尔列夫。
    新城主被带走,极光城的戒严也立刻随之消散,人们纷纷涌上街头,这时候才得以看到圣堂之光这两天报道出来的惊人消息和内幕。
    极光城城主科尔列夫,其招商计划找来的那个商团,是一群职业骗子,当然也极有可能是九神的阴谋,然而并没有证据,对方鼓吹投资十亿,第一批的一亿里欧里面,只有五千万是真的,其他的都是石头,而城主也上头,借此融资数十亿里欧,虽然未全部到账,加上他自己从刀锋联盟商行里借贷的钱,确实是有五十多亿了。
    数十家商会傻眼,无数私人投资者血本无归,分别签署了十亿里欧和十五亿的金贝贝拍卖行、陆行商行,自然炸毛了,动用全部力量直接把极光城城主府告上了刀锋联盟议会,这里面不但涉及到了极光和周边城市,还涉及到了海族,这是严重的外交事件,更重要的是,这里面可能还有九神的手尾。
    讲真,新城主科尔列夫出生其实相当清白,家世渊源,要说他真和九神间谍勾结,瓜分了这笔庞大资金那显然是不可能的,但愚蠢同样是不可饶绍的罪过。
    所有的投资者都是白纸黑字签了协议的,加上兽人和海族还没到位的款项,投资总额超过五十亿里欧,按照三倍违约金来算,那得赔出去一百五十亿!别说为了区区一个科尔列夫,就算是把整个极光城填了,刀锋联盟也不可能赔出这笔钱来。
    出这么大的事儿,总是需要一个背锅的,于是刀锋议会以一种前所未有的速度对此结了案,第二天来逮捕人的时候,圣堂之光上就已经有议会那边的裁定结果了。
    ‘科尔列夫勾结九神间谍,倾吞所凑集的五十亿欧款项,罪无可赦,立即绞刑,查封求所有家产,按比例赔偿损失者,同时刀锋议会将派出银卫铁骑继续追查丢失款项的下落’
    这尼玛……这申明就跟搞笑一样,一个科尔列夫能有多少家产?查封他全家也顶多几千万?用这几千万来赔偿五十亿的损失!这特么还真是刀锋议会的作风,反正他们不会掏一分钱!至于说追查赃款,所有人都知道这不过只是一句托词,这是要明着赖啊。
    所有的投资者都已经快疯了,这是真正的血本无归啊!
    极光城陷入一片混乱,之前圈地的海滩上那些材料早已被一些聪明的苦主先一步搬空,城主府也差点就被砸了,外面人山人海,被无数人堵门,带头的是兽人,奶奶的,谁不知道兽人是出了名的混不吝?出了名的穷?连兽人的钱都骗,你他妈还是人吗!
    府门外群情激奋,若不是城卫军现在日夜守护,只怕早都已经被人冲进去将整个城主府搜刮一空、顺便砸它个稀巴烂了。
    这是轰动整个联盟的爆炸新闻,连两天后就要开战的玫瑰和曼加拉姆都被这热度给彻底覆盖了。
    曾经耀眼的海岸明珠,今天却是摇摇欲坠的极光城,这座曾经繁华一时的城市,今后将何去何从?
    九神帝都……
    这是一间别致的雅苑,座落在城中心位置,占地虽是不大,但环境幽静别致,小院中有花有草、有亭有池,在寸土寸金的九神帝都中心位置布置下这般雅景,园主的身份显然是非富即贵,而此时此刻,坐在这小院亭中的二人,却是既富且贵。
    “借力打力,四两拨千斤!区区五千万欧,便能换得刀锋一座海岸重镇,极光城这次只怕十年内都别想翻身,妙!妙不可言!”九皇子隆京举杯,与对坐那人笑着说道:“想那极光城地理位置又特殊,一直都是刀锋的最重要的港口之一,五哥手握蒲野弥,撒下大网,本是想要给极光城啃出个窟窿,可有雷家坐镇,一直是未曾建立寸功,反倒是屡屡在此处折戟,可沧澜先生却能把手伸到那里去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这手段真是让隆京叹为观止,失去了商誉,还得罪了海族,极光城完了,隆京敬先生一杯!”
    对坐的男子正是九神十大家族之一的沧家家主,沧澜大公。
    他正当壮年,此时身着白衣胜雪,面若冠玉、羽扇纶巾,但看起来没有过多迂腐书生气,却是给人一种运筹帷幄之感,他端起酒杯,微笑道:“殿下太过奖了,此事儿其实是由小女策划,我也是抱着让她试试的态度,侥幸成功,只能说刀锋议会的愚蠢还是难以置信。”
    “哦?”九皇子隆京微微一奇,笑言道:“那就更是大手笔了,看来龙城一行,还是让沧珏妹妹收获颇丰啊,刀锋议会和圣堂之间如果能产生分歧无疑是我们最想看到的,这一手漂亮,至少极光城,圣堂和议会的势力是没法和平相处了。”
    “殿下谬赞了,这孩子冷傲的很,可当不得如此评价。”沧澜大公微笑道:“我原本也只是花五千万让她去试试,见见世面,最后能一举功成,这其中不免也是有机缘巧合的因素在里面。”
    “沧珏妹妹自幼便心思缜密,行事周全,这次立此大功显然并非偶然。”隆京笑了起来:“只是我有一事不明,想要请教。”
    “殿下请问。”
    “画大饼和半真半假的资金比较容易。”隆京举着酒杯,意味深长的说道:“可是,你们后来是如何将那几个仓库的五十亿银里欧,不动声色转移掉的?据我所知,那个愚蠢的城主虽将仓库的监管权交于商会,但在仓库附近却有城卫严密布防,只许进不许出,更别说运出如此大批的银里欧了。”
    “明守银库、暗建地仓。”沧澜大公笑道:“那几间仓库的位置是小女的人去挑选的,靠近海岸,地下泥土相对松软,极易挖掘地道,那个新城主超乎想象的贪钱好色,而且不信任任何人,虽有大量守卫在附近,但却不允许靠近仓库,还有啊,他有个爱好,经常带着女人在钱堆里胡搞。”
    隆京到没有在意这些,沉吟道:“仓库距离海岸虽近,但也有足足两三里距离,要从仓库挖空一条地道出去,如此大的工程不可能没点动静,且那挖出来的砂石泥土又能堆积何处?怎可能瞒得过周围守卫?”
    沧澜大公大笑道:“我们选的都是高手,而且不是从仓库内部直接挖出去,而是从外部挖进来……”
    “外部?”
    “殿下有所不知,商会入驻仓库当日,极光城的海岸便已被圈为建立交易市场的征用地,拉起了警戒线,禁止旁人靠近,有许多工程车和材料在那里堆积如山,也有打地基的工作在同时进行,在那里施工打洞,就算挖出再多泥沙,也没人会怀疑分毫。”沧澜大公说道。
    隆京恍然,可却仍还有一事好奇,他笑着问道:“偷龙转凤,果然是妙计!但五十亿里欧可不是笔小数目啊,沧珏有办法带走?据我所知,银钱丢失的当晚,极光城便已魔鸽传信,示预周边海域以及各处陆地关口,如今刀锋东南一带,无论海路还是陆路,飞鸟难渡,其盘查力度绝对是空前的,无论是走海路还是陆路,这钱恐怕都带不出来吧?”
    “不用带出来。”沧澜大公微笑道:“藏起来就行。”
    “藏?可是据我所知,极光城此刻早已掘地三尺,能藏在哪里?”
    “正要禀告,沧家愿给九殿下献上一份儿大礼。”
    隆京的眼睛微微一眯,饶有兴趣的转动着手里的酒杯:“如何献?”
    “极光城面朝大海,这世上,又有什么东西比沉积海底更加隐蔽的呢?”沧澜大公微微一笑,从怀里摸出一份儿海图,上面靠近极光城海岸的位置,有一个红圈标示:“所有银里欧转移的当晚,便已随着运船一起沉迹海底,包括船上所有的随行人员……办事的是我沧家嫡系子弟,此事天知地知,绝无痕迹,五十亿银里欧如今就躺在那海床中,短时间内或许无法打捞,但殿下得商会海船遍布天下,等得三五年后风声过去,尽可差人伪装前去捞取!”
    沧澜大公一边说,一边双手捧着那海图,恭恭敬敬的给隆京递了过来。、、
    隆京微微一笑,手中的酒杯转得更匀称了,却不接那海图,而是饶有深意的看着沧澜大公,缓缓说道:“沧澜先生,这可是五十亿……”
    “愿尽数献给九殿下!”沧澜大公微微弯身,并不抬头,说得也毫无半分迟疑。
    “无功不受禄。”隆京淡淡的抿了一口杯中酒:“何况沧家与太子素来交好,按照常理,此图,沧澜先生应该献给我大哥才对。”
    “九殿下掌管我九神商会,这笔钱只有到了九殿下手中,才会发挥更大的用途。”
    “呵呵,隆京从不相信天上掉馅饼的好事。”隆京将酒杯放下,淡淡的说道:“沧澜先生有话不妨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