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核渊 > 第四章 棺中‘人’
    好冷啊......
    感觉神经正缓慢恢复,瘙痒感持续加重,他的眼皮紧紧黏在一起,得像被钢线缝起来,身体同样沉重。
    飘离的意识汇聚,在只有冰冷和黑暗的地域,沙林完全想不起来都发生国什么,他只是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遥远的地方争吵。
    “我找弗兰回,他是核电站的工程师,听说被转入这家医院了……”
    “病人在特殊病房,任何人不能探视。”
    “求你,我是他妻子!”
    “他需要我!”
    “你现在更需要照顾好你自己。”
    “去领两盒碘片,再领一套新的防辐射衣,碘片早晚各吃一次......”
    争吵的声音由强变弱,沙林感觉到有人在移动自己,他被奇怪的束缚感缠绕着,呼吸再次变得困难。
    隔着水层的声音又传入脑海,这次是两个陌生的男人在交谈。
    “还有多少?”
    “先处理这么多,后面已经装满了!”
    “真是见鬼的一天!”
    听着男人们抱怨的话,沙林很快意识到某些糟糕的事情正发生在自己身上,周围温度骤然降低,包裹躯体的塑料布上渐渐浮出一层由哈气结成的水珠。
    然后,移动停止了,耳边又那种传来扭曲的声音......
    “把所有尸体都放入棺材然后封起来,你们知道该怎么做。”
    “是,长官!”
    挖掘声和命令同时出现,沙林忽然意识到此刻外部正在发生什么,他们认为自己已经死了!
    不、不要这样,我还没死!
    你们搞错了!
    沙林焦急地想要呐喊救助,但他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而就在他所在棺材的外部世界,正是卡帕市远郊的某片树林,有四台挖掘机正工作。
    巨大的坑冢很快挖好了,工人控制水泥车的开关,将水泥全部灌入坑底。
    紧接着那些穿防护服将尸体送入深灰色的棺材,再将所有棺材用金属焊接封实。
    完成这些工作后,他们将棺材吊入水泥坑中,一排排摆放整齐……
    再次感受到移动的沙林精神快要崩溃了。
    喂,你们搞错了,我没死!
    放我出去!
    我没死!
    他在心底深处用力呐喊,但眼前只有黑色,四周听不见任何人类的声音。
    暴露在外的喉结黏连着肌肉颤抖,封闭塑料袋里湿了大片,他在心里不停谩骂,由于情绪激动强烈,大脑快速复苏,只是还有许多记忆尘封在大脑皮层深处。
    寂静扭曲的存在感,带来格外清晰的寒冷。
    他用力控制身体,但那种如鬼压床一样的感觉令他根本无法移动分毫,眼皮像灌了铅水一样沉重,即将被活埋的恐惧令他的呼吸急促!
    “呵——”
    身体猛然吸气,他发出微不可查的呻吟,似乎有什么东西正顶出皮肤,沉重的眼皮忽然拉开一条缝隙,纯白瞳孔中布满暗红血斑!
    感觉有什么东西似乎不一样了。
    但沙林并不知道究竟是哪里出现问题,他继续挣扎,不停地想要去反抗,并迫切地想要移动,渴望发出自己的声音!
    可任凭他不断地努力,身体依旧不受控制。
    不知过去多久,他终于感觉疲倦,好不容易睁开的眼睛缓缓闭合。
    ......
    再次醒来时,沙林的感觉更加清明了。
    干涸的喉咙正在冒烟,但他已经没有力气挣扎,安静而绝望地等待死亡再一次降临。
    过往像走马灯一样在脑海中闪过,从诞生、美好的童年记忆、再到母亲离世、父亲失踪......
    沙林想起自己勤工俭学的学生时代、想起曾经幻想过的美好未来,他的人生才刚起步,他还没有享受到大好的生活,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部结束在这里了吗?
    不,我不甘心!
    不对、这一切都不对!
    我还没有结婚,我还没有做出自己的一番事业,我还有好长一段路可以走!
    动起来、动起来!
    强烈的愿望带动肌肉,从细胞深处榨干的能量在一瞬间爆发,双臂用力撑开,包裹身体的塑料布忽然被撕成碎片!
    嘶啦——
    他终于能动了!
    砰砰砰!
    砰砰砰!
    沙林奋力敲打四周,他需要马上离开这槽糕的境遇,因为他知道自己身在何处,是在棺材里!
    “喂,有人在吗?”
    “放我出去!”
    “听到了吗你们这帮蠢货!”
    “你们搞错了,快点放我出去!”
    砰砰砰!
    砰砰砰!
    砰砰砰!
    “放我出去!”
    “混蛋、狗娘养的畜生,放我出去!”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砰——
    !!
    沙林一下一下用脚猛踢上方,沉重的铅制棺材板轰然飞出,浑浊的紫红色月光淌入棺材,照在死里逃生的男人身上,泛出神秘光晕。
    而一切发生的又过于突然,令躺在棺材里的沙林也短暂地愣住,随即,狂喜迅速漫上心头。
    “哈哈哈哈哈哈……”
    “呼、呼……”
    沙林捂住眼睛,高兴得挤出眼泪,不管发生了什么,这至少是个好的开始。
    等他平复了一会儿,撑起上身坐起来,他看到巨大深坑中,一排十几个深灰色铅制棺材整齐地摆着,似乎有奇怪的吼叫声从四周传来。
    凭借微弱的月光,他爬出棺材,骤然发现压在另一只棺材上的凹陷的棺材板。
    走到棺材板前,沙林用双手去抬冰冷的棺材板,但那比两层门板还厚的金属棺材板根本纹丝不动。
    “奇怪,我刚才是怎么把它踹飞的?”
    “临死前的爆发吗?”
    沙林咽了咽口水,他才看到自己手上的皮肤大片溃烂,脓血和死皮挂在身体上,像是被人抛弃的真皮玩具。
    不安和恐惧在心中蔓延,他不敢相信自己身体竟然变成这样。
    “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会被放在铅制棺材里?”
    “我好像忘记了什么......”
    “那天晚上......”
    努力回忆过去,只是脑中突然像裂开一样被什么撕扯,大脑皮层中依稀还残留着某些记忆,他无法触碰。
    夜色更深,奇奇怪怪的嘶吼声回荡在耳边,但他耳边却像是被什么东西隔绝,包括自己说的话,所有传来的声音都变得古怪而扭曲。
    森林笼罩在紫红色的月光下,更令人感觉诡异和阴冷。
    这个世界,好像有哪里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