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核渊 > 第六章 怪物
    沙林在街道上闲逛,寻找哪里有手机店。
    温暖的阳光照在身上,将昨夜的恐惧驱散,林子里吹来一阵阵阴风扬起尘土,他又猛地打了个寒颤。
    “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总有些不好的有预感。”
    沙林加快寻找手机店的脚步,转过巷子口,忽然,他隐隐约约听到有脚步声从巷子那边传来。
    有人在那儿?
    欣喜之情跃然眉间,沙林立刻从巷子这边快步迎上去,整个人的身影迅速没入阴暗的长巷,并在下一处街头的转角,兴奋地挥手,然后......
    微笑的面容僵住,嘴角微微抽搐,瞳孔不自觉放大!
    耳边,愤怒的嘶吼瞬间炸开!
    “吼——!”
    淡棕色瞳孔的倒影中,怪物倒影正在变大。
    那是沙林从未见过的丑陋的生物,它的身体呈一种灰暗的绿色,皮肤上大部分都光亮滑溜,同时脊背上长着蜥蜴一样高耸的骨骼。
    而那快速移动接近的身影有着人类的模糊特征。
    它的头部却很像蜥蜴或者是鱼,尤其是那双失去了眼皮遮盖的、巨大而突出的眼球。
    在它的脖颈两旁,还有不断颤动的腮腺,长长的手脚上都有蹼。
    它杂乱无章地向前跳跃着行动,有时只用后腿,有时则四肢着地,伴随着嘶哑的、尖锐的喉音,似乎传达了其面部所无法表现的,一切黑色感情。
    “该死的,那是什么鬼东西?”
    怪物飞速扑来,沙林瞬间转身逃跑,身体完全淹没在街巷的黑暗中。
    他想要咒骂,却突然连一句脏话话都说不出来,恐惧蔓延的速度远比反应速度更快,体温瞬间抽离,所有计划和冷静都被沙林丢在逃跑的路上。
    两侧风景急速后退,僵硬的双腿却越来越灵活。
    可用两条腿逃命的还是跑不过四条腿,转眼之间,那怪物就快抓到沙林的后背!
    “混蛋!”
    “好不容易从棺材里跑出来,怎么又遇到这种怪物?”
    “玛德,离我远点,你这只肮脏的畜生,这东西究竟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惊恐地加快脚步,沙林连头也不敢回一下,在街道上疯狂奔跑。
    靓丽的风景线在卡帕市近郊穿来穿去,沙林在用尽全力逃命,怪物在嘶吼中穷追不舍,而每当那怪物凉飕飕的手指就要抓住沙林,他的速度又再快一点,从怪物手中逃脱。
    你追我赶不知进行了多久,沙林突然意识到那怪物虽然在追赶自己,可它的速度并没有自己快。
    于是,在恐惧统治了一段时间后,其他想法渐渐占据沙林脑海。
    虽然还有另外一种想哭又哭不出来的憋屈感转化为无处发泄的力气,与此同时,在他心中竟然慢慢升起一个连他自己都感到刺激的念头。
    难道......我就只能被它追着四处逃窜吗?
    该死的怪物,不过就是长得恶心一点,它的体型比成年人还小,速度也没我快......
    打架我一定会输?
    不、这都还是个未知数,我应该狠狠揍它一顿!
    没错,我得让这个蠢货明白,人类才是站在金字塔尖的智慧生物!
    沙林的脸色迅速变化,在他想明白这件事后,心中反击的念头越来越强烈,于是他迅速深吸一口气,尝试冷静下来,并寻找反击点。
    前面的丁字路口似乎是个不错的转折点,那里还有颗粗壮的树。
    再次加速,沙林努力拉开自己与怪物的距离,并在接近树干时瞬间起跳,双手握住树枝,在怪物背后用力踹了一脚!
    啪——
    怪物踉跄地摔倒在地,发出痛苦的哀鸣,用力甩了甩头,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而在一击有效后,沙林的自信心大涨。
    “也没想象中那么难对付啊......”
    他自言自语地爬到树上,掰了根三指粗的树枝当做武器拿在手上,最初见到这怪物时的惊吓也渐渐平复下来。
    虽然心中忐忑依旧,沙林强迫自己盯着这怪物。
    等到他完全习惯直视怪物,沙林突然发现,它看起来好像也没有那么可怕了。
    “丑八怪,你运气不好。”
    “其实有件事我没跟别人说,我最喜欢玩的游戏就是《生化危机》,就你这种级别的怪物,我一次能打十个!”
    沙林又开始自我催眠,怪物还急躁地在树下徘徊。
    他想,如果把眼前的危机看做一场真人游戏,那么对付这东西时在心理上就不会那么难以接受了。
    当然沙林很清楚这不是梦,身体上的疼痛持续提醒着他,眼中看到的一切就是真实。
    而且,他也终于知道人们离开的原因了。
    “虽然不知道你是从哪儿冒出来的,不过现在的情况和游戏里比起来,我不过就是少了一把系统赠送的匕首。”
    沙林想起游戏中的画面,将手中树枝再次折断,让断口更加尖锐。
    他从最开始就没打算躲在树上,而且此刻沙林感觉身体上的僵硬感似乎消失了,除了局部偶尔瘙痒和刺痛,他感觉刚才的逃跑只是热身运动,体内有用不完的力气需要释放。
    尖锐那端在下,沙林紧紧握紧木棍,向下一跃......
    急速扩张的黑影遮住阳光,怪物还没来得及反应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它就已经发生了。
    “吼——”
    怪物痛苦地哀嚎着,墨绿色脓液飞溅,树枝尖锐那端穿透怪物右眼。
    沙林骑在它身上,疯狂输出。
    “让你追着我跑!”
    “让你追着我满城郊乱跑!”
    “气死我了,什么鬼东西都敢跳出来吓唬老子,你给我老实一点,以后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沙林像对待普通人一样在怪物身上乱打,发泄着从他在棺材里恢复意识开始就积攒了一肚子的压抑。
    他的攻击还在继续,被他压在身下的怪物哇哇乱叫,似乎是在向沙林求饶,只是没等他发泄结束,恍然间,他忽然闻到一丝从空气中传来的火药味儿。
    扣动扳机的身影隐约从身后传来,拇指粗细的子弹从放大的瞳孔前擦过,沙林的身体下意识向右倾斜!
    嗖——
    嘭!
    身旁的树轰然倾倒,子弹在射入树干瞬间爆炸,木屑狂躁地在半空飞舞。
    沙林不可置信地缓缓转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