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核渊 > 第八章 办法总比困难多
    现在是上午九点十分,一日的燥热才刚刚开始。
    距离卡帕市不远的树林深处,一辆冷冻车跟在装运棺材的卡车后方抵达,缓缓驶入空地。
    七零八落的尸体被穿着防护服的工作人员搬入棺材,而在他们忙碌地工作时,忽然有人恐慌地喊出来:
    “队长,你、你看底下,好好像出事了!”
    他的手指向坑冢,当人们的目光移去,倒吸凉气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在巨大的被水泥填充的坑塚内,棺材盖压在另一副棺材上,坑塚上方的工作人员面面相觑,因为他们还看到地上那条长长的血痕,一直从棺材向城区方向延伸。
    细小的皮屑漂浮在空中,棺材里那张撕裂的碎布,就像昆虫褪去的蛹......
    而在卡帕市城郊,猎杀行动还在继续。
    “头儿!快过来,我好像听到了!”
    “小点声,你把我的猎物都吓跑了……”
    昏暗寂静的商店,穿着麻棕色防护服的男人一脚踹碎服装店的玻璃门,举着ki-15冲锋枪和大口径狙击步枪,小心翼翼地向内探索。
    试衣镜的玻璃碎片散落在地上,沙林早就落荒而逃,躲在角落里屏住呼吸。
    阳光投入商店,灰尘飘扬在空气中。
    温度燥热得令人昏昏欲睡,而突如其来的刺激更令沙林惊恐不安,他依旧不愿意相信发生在自己面部的变化,毕竟他也一直活在其他人对自己外表的羡慕目光中。
    那种小小的优越感,虽然被他掩饰的很好,但从未消失。
    其实沙林不是没办法接受自己变丑,他毕竟是个男人,哪怕脸上留下碗口大的疤,他也能冷静面对。
    可现在的情况可不单单是脸上有疤那么简单,他的脸甚至比那只变异生物更加丑陋和狰狞!
    他也理解了那两名猎杀者为什么把自己当做变异生物,别说是其他人认错,此刻就连沙林自己都开始怀疑起来,自己是不是早就变异了?
    脚步声越来越近,对生存的渴求暂时压制住内心世界的崩塌,透过藏身处的缝隙,沙林看到猎杀者就在不远处。
    “头儿,哪有猎物啊,你是不是出现幻听了?”
    “嘘——”
    冷漠男将枪口指向满地碎片,沙林瞬间紧张的浑身颤抖。
    慌乱之中,他不小心用手肘撞到墙壁,咚......
    坏了!
    冷汗瞬间从沙林后背冒出,猎杀者的听力比他想象中更好,马上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跑过来,嘴里还念念有词。
    “嘿、我发现你了,你这个坏孩子!”
    “不要和我玩捉迷藏了,让我们赶紧结束这段糟糕的雇佣经历吧!”
    男人正在靠近,沙林拼命拖延口水,心脏提到喉咙眼……
    忽然,一阵音乐响起。
    悲伤的金属乐在服装店内快速传开,是冷漠男的手机响了,他转身离开服装店去接电话,剩下另一个男人继续搜寻。
    太好了......
    沙林深吸一口气,做好随时反击的准备。
    他没有选择坐以待毙,现在只有一个人寻过来,如果偷袭成功,再把枪抢过来,他还有机会活下去!
    肌肉紧绷着,猎杀者距离沙林的直线距离只剩三米,但他还没找到猎物隐藏的具体位置,步伐也渐渐放慢,看上去很有耐心地仔细搜查。
    “啧啧啧,快点出来,你躲在哪去儿了?”
    他拉开换衣间的帘子,用手电筒照亮衣架间的空隙,仔细寻找猎物留下的蛛丝马迹。
    当寻寻觅觅的猎杀者靠得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沙林下一秒就要冲出去和他拼命,猎杀者突然举起枪口!
    “嘿!”
    “找到你了,你这个坏家伙!”
    砰——
    枪手没有任何犹豫,瞬间扣下扳机!
    哀鸣短暂地在服装店回荡,被遗弃的黄狗倒在地板上,眼中似乎含着泪。
    “抱歉,我们都是身不由己啊。”
    脸上所有耐心全部消失,猎杀者藏在防护罩下的表情异常糟糕,他拎着大黄狗的尸体离开服装店,鲜红的血迹延伸至玻璃门外,昏暗的换衣间内弥漫出浓郁的血腥味儿。
    雇佣兵的身影越来越远,沙林终于可以松开捂住呼吸的手,大口喘息。
    他马上顺着通风管道一直向外爬,从风扇口处观察猎杀者下一步的动作,就看到那名猎杀者把狗扔进一辆卡车后面,古怪的液体在凹陷的眼眶里打转,紧迫的危机暂时松懈后,沙林心中忽然有一阵酸涩涌现。
    他不只是在同情那只狗。
    如果没有这只狗,我就会变得和它一样……
    为什么我要经历这些?
    突如其来的悲伤笼罩在沙林身上,疲惫的神经令他瞬间脆弱。
    只不过脆弱只是暂时的,他知道自己必须坚强起来,经过数次死里逃生,他也逐渐适应了这种痛苦,毕竟这些痛苦对他而言,尚没有比母亲去世时心中涌现的那种无力感来得更加强烈。
    人类不就是吞着苦难成长的生物吗?
    尽管他依旧处于崩溃边缘。
    但此刻沙林只能从恐惧和伤感中捞出心脏,遇到问题后迅速解决问题才是聪明人的做法,怨天尤人对脱离现状没有任何帮助。
    希望依旧存在,只要能一直躲开猎杀者,或是离开卡帕地区......
    对、离开卡帕就能活下去!
    “振作起来,沙林,事情没有那么糟糕,你的银行账号和股票里还有不少钱,等这次离开卡帕就去找家整形医院,毁容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遭遇这么多事儿你都活下来了,能活下来,不就是最大的幸运吗......”
    沙林小声嘟囔着,经过这一番自我安慰式的调整,他的情绪也缓解许多。
    他打起精神监视那两名猎杀者的动作,就在街道对面,冷漠男还在和未知者通话,虽然距离通风口很远,沙林还是隐约听到些扭曲的对话。
    “你现在什么意思,委托里不是说要我们消灭这片区域里的所有生物吗?”
    “之前你们可不是这么解释合同上的委托内容的!”
    冷漠男隔着防护服在怒吼,另一名猎杀者则将黄狗的尸体扔上车后,坐回卡车驾驶位悠闲地躺下了。
    通话还在继续,不知道电话那边说了什么,冷漠男的情绪渐渐平静下来。
    “......价钱方面呢?”
    “一共才多加两百万金票?你踏马的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