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核渊 > 第九章 清理
    “别跟老子喊那些没用的口号,也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打得什么算盘,要想活捉也行,每只活体多加四十万金票,不同意我们今晚就撤离。”
    “......”
    “很好,先付六百万定金到指定账号上,我这就下令停止猎杀。”
    冷漠男终于放下手机,等他回到车上把车门关好,这才拆下防护服的面罩,点了根烟抽起来。
    拿ki-15的男人也拆下面罩,从冷漠男的烟盒里抽出一根长烟,好奇地问他:
    “防火墙公司那边修改委托内容了,为啥?”
    “嗯,让我们活捉变异体,原因未知。”
    “那遗留的宠物呢?”
    “一切照旧。”
    “玛德,狗娘养的畜生,这种事干多了,老子真他娘的会下地狱!”
    “行了,别抱怨了,我们现在回装备区换最厚的防护装备,这种厚度的防护服瞬间就会被撕烂……”
    声音隔绝在卡车内部,沙林就没办法再听到他们的对话,他只好耐心等待他们离开。
    一根烟过后,卡车朝着卡帕市区方向驶离.......
    从排风扇里面爬出,沙林跳回地面。
    他鼓起勇气走向另一面镜子,四周充斥着怪异的回响,他重新审视自己的样貌,努力忍住胃里翻滚的呕吐感,弯腰捡起一块碎镜片。
    尚未完全脱落的皮屑粘在脸上,看起来像爬满密密麻麻的虫子,两侧耳廓黏连在一起,令整个脑袋都滑稽不堪。
    碎玻璃尖锐的那端刺入黏连在一起的耳廓,巨大的同感瞬间穿入脑壳,牙齿间的碎布在剧烈颤抖。
    “!”
    他一点点挑开不应该长在一起的组织,带着酸腐味儿的黄黑色脓液从黏连的耳洞流出......
    在完成这一动作后,沙林继续清理堵在耳朵里的脓液,撕碎商店里的衣服,把布条在嘴里沾湿慢慢送入耳洞,把残留的脓液掏适干净......
    处理完一侧耳包后,沙林对左边的耳洞做了同样的事。
    耳朵里古怪的仿佛浸泡在水里的感觉消失了,四周声音变得格外清晰,仿佛连风声他都能听见。
    很好,这样做有效果!
    紧接着,他在开始翻找可以处理脸上皮屑的工具。
    非常幸运的事情,大概是哪个女性店员撤离时忘了带走化妆盒,沙林找到了女人化妆时用到的修眉刀,当然还有一些古怪的粉状物。
    他用修眉刀一点点将脸上皮屑清理干净,当这些清理动作接近尾声时,他至少看起来更靠近人类一点。
    接下来,沙林更仔细地检查身体......
    与此同时,距离卡帕地区遥远的阿斯尔联盟都城,整个阿斯尔地区最有权势的人正聚在一起开会。
    他们各抒己见,井然有序。
    “我们的机器人没办法承受上万伦的高强度辐射干扰,现在核电站附近的污染物只能靠人力解决,防火墙公司找来的雇佣兵只负责核电站以外的动物清理工作。”
    “那就派人去做这件事,不要说没有用的废话。”
    虽然坐在黑色会议圆桌前的人们有序发言,但最中心位置的男人始终阴沉着脸,他是阿斯尔联盟的总秘书长,而这次卡帕核电站事故,令他后续一系列振兴阿斯尔的计划全部受到影响。
    因此他最近的情绪异常低沉、且暴躁。
    “泄漏的事还能瞒多久?”
    “因为暂时还没有波及到更多地区,所以应该还没有被更多地区和国家发现......”
    “不过我们需要对莱伊河水进行处理,如果辐射排入东大洋,自由城邦那边马上能检测到超量辐射,并且顺着洋流方向找过来索要赔偿......”
    负责相关事务的眼镜男起身,微微颤抖着擦汗进行汇报。
    “你真以为现在他们就不知道我们的核电站出事?”
    “抱歉,总秘书长。”
    被秘书长打断汇报,男人小心翼翼坐回椅子。
    “别把其他地区都当成傻瓜,劳伦斯的人在三天前已经抓捕数名从境外潜入我盟势力范围的间谍,你以为那些飘在天上的空间站都是装饰品?”
    秘书长愤怒地拿起一堆材料在桌子上敲打,会议圆桌前的所有人都紧张得不敢抬头,生怕被下一个点名。
    但总会有下一个‘牺牲者’的,这永远无法避免。
    “核电站爆炸的原因呢,还没查出来吗?”
    “现在核电站内部辐射量严重超标,我们的人没办法长时间进入......”
    负责联系专家组的男人起身,汇报声音小得可怜,只是没等他汇报结束,面无表情的秘书忽然端着一只黑金镶边的手机送给秘书长。
    “法礼先生,您的电话。”
    女人的声音响起,议事院内瞬间安静下来。
    法礼满脸阴沉地接通电话,在这漫长的通话时间内,他的面色前前后后至少变化十次,直到通话结束,他怒不可遏地将手机摔在地上,松开领带摆了摆脖子。
    “三天。”
    “再给你们三天时间,如果三天后不能查明爆炸原因,你会切身体会爆炸究竟是什么,或者你也被送进辐射污染区,和昆贾一起亲自调查核电站爆炸的真相!”
    “散会!”
    ......
    吱呀......
    吱呀......
    破旧旅店的房间里传来老式水龙头拧动的声音,水流声越来越小,白色的蒸汽从浴室上方飘出,高大挺拔的身影从蒸汽中浮现。
    四周黑漆漆一片,只有卫生间的门缝里透出一道弱光。
    洗脸池上方的大圆镜中,满身疤痕的男人身上披着白色浴巾,用干毛巾将头发揉搓干净。
    舒服且谨慎地洗了个热水澡以后,沙林再次凝视着镜子中的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他总觉得这张脸看起来比几个小时以前要舒服很多。
    当然,他的样貌并没有恢复,只是对脸上的脓包和死皮进行处理后,沙林能够勉强辨认出自己的五官了。
    身上结痂处,痂口似乎也有变小的趋势,新生的嫩肉令他的肤色更不均匀,并不时传来瘙痒感。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灰黑色的头发长长不少,本来干净利落的短发现在已经能遮住过鼻子,碎发将布满暗红色斑块的脸挡住,只露出一双淡棕色眼睛。
    双手抵在冰冷的白色大理石台面上,他盯着自己的眼睛,再次强调一件事。
    “沙林,接下来要靠你自己了。”
    “活下去,逃离被辐射污染的卡帕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