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核渊 > 第十七章 温柔中的冷漠
    卡车奔驰的街道上,安迪一脸担忧地看着沙林,虽然他和沙林之间并不存在什么革命友谊,但此刻安迪比他表现出来的样子还要温柔许多。
    他几乎不会伤害普通人和弱小,更何况还是一个在事故中‘毁容’的可怜虫。
    而在回忆起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后,沙林缓缓从极度震惊中恢复理智。
    虽然发生那种令人难以接受的事,至少他活下来了,不管死而复生的理由是什么,沙林依旧是那个沙林,这点永远都不会改变。
    他刚才只是因为突如其来的刺激而受到惊吓,才会产生某些身体上的反应。
    此刻,他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并决定隐瞒这件事。
    “抱歉,安迪,我刚才想起一些糟糕的事情,现在没问题了。”
    沙林‘不好意思’地转过头,看向窗外。
    夜色暗得深沉,路边的楼房和商店渐渐稀疏起来,卡车终于驶离卡帕市区了,也许是因为漫长的黑夜太过枯燥,安迪决定活跃气氛。
    “来点音乐吗?”
    “请随意,我都可以。”
    安迪从怀里取出一只车载卡插入卡车的内置音响,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连一辆装满尸体的运货卡车上也有音响,但这件事似乎不是沙林应该关注的重点。
    欢快的前奏响起,安迪满意地跟着节奏一起晃动。
    “vodka  vodka  vodka  vodka  hey!”
    “vodka  you're  feeling  strong,  vodka  no  more  feeling  bad!”
    “vodka  you  eyes  are  shining,vodka  you  are  the  real  man!”1
    “沙林,高兴起来,你已经摆脱那个充满怪物和辐射的城市了!”
    “或许你需要点上一根烟,其实我还藏了一箱vodka在车上,当然酒驾绝对是不行的,但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给你开一瓶试试味道!”
    高速公路上,安迪根据地图指示行驶,吵闹的音乐从被改装过的音响传出,震得玻璃都在颤动。
    沙林也努力打起精神,睡梦中的小奶猫被音乐震醒,喵喵地在他腿上乱爬。
    “谢谢,不过我现在不是很想喝酒,但还是谢谢你。”
    “嗯......不用谢。”
    安迪将音响的声音调小,不再打扰沙林,目光中却多了几分担忧和探索。
    大概一个小时过后,沙林终于转过头问他。
    “你会把我送到哪个城镇,距离卡帕地区最近的西滨村?”
    “不是西滨村,我会带你去帕耶镇,所有市民都被安排在帕耶镇附近的隔离区,你刚刚从辐射区离开,需要接受专业的身体检查。”
    “你的朋友应该也在那边。”
    安迪特意补充了一句,但很快就意识到自己说错话。
    要是他真有可靠朋友的话,那他大概就不会被独自遗留在卡帕市了。
    而在得知自己身体发生某种变异后,沙林并不想接受什么身体检查,如果被医生查出什么问题,那么他无法确定自己会遭受何种待遇。
    至于朋友们......
    脸变成现在这幅鬼样子,他更不想遇见他们,不想让凯克、尤其是不想让艾玛看到自己最丑陋狰狞的模样。
    “我不想去指定隔离区,你能带我去西滨村吗?”
    “抱歉,不过这件事的确很难做到。”
    安迪面露难色,继续解释。
    “现在卡帕地区的出入口都有很多人把守,没有特殊许可证,谁也不能离开这里。”
    “而且你在辐射区停留那么长时间,身上应该也带有不少辐射残留,就这么让你离开辐射区,也可能会造成其他地区被辐射污染。”
    “可我真的不想......”
    “沙林,放轻松一点,我只是把你送回卡帕管理者手中,他们之前把你留在卡帕,但这不代表他们是有意这样做的,谁都会有在工作中出现疏漏的时候。”
    安迪循循劝导,他并不知道沙林最害怕的东西是什么,而在他看似温柔的语气中,同样带有意思不容拒绝的强硬。
    卡车缓缓驶入临时休息区,沙林知道留给自己逃跑的时间不多了,而面对红发男人要把自己送入帕耶隔离区的坚定,沙林明白了哀求毫无作用。
    他停止了这种可怜人的无用功。
    如果就这样认命,他或许能在隔离区得到比较好的照顾,只是当沙林望着安迪被过肩红发遮挡的背影,喉咙竟涌起一阵瘙痒和干涸,右手摸向怀里的刀。
    邪恶的种子在沙林心中发芽,他不想哀求,也不想示弱,只想尽快离开这片是非之地。
    从安迪拒绝带沙林离开隔离区以后,并拒绝送自己离开卡帕地区后,他就开始思考这件事了......
    把那个红头发的男人打晕,然后抢了他的车和冲锋枪,我就能离开卡帕!
    就算卡帕地区的公路有人守着,我也可以穿过海面或是深林,从没人看守的地方逃离!
    对,打晕他,偷偷逃跑!
    邪恶的念头越来越坚定,过了二十几年普通人的生活,沙林脑中此刻正体验着犯罪分子思想的萌芽和短暂的刺激感,他不断告诉自己一切都是迫不得已,他是被逼的!
    同时,另一种不安的感觉在他心中也越来越强烈。
    卡帕被雇佣兵接手,让沙林对安迪口中所谓的隔离区产生更多怀疑。
    那天晚上,暴雨将辐射带入卡帕市,几乎所有人都受到不同程度的辐射影响。
    那么暂时看上去无恙的市民,以后就一定不会发生变异吗?
    还说是,已经有人想到了这个问题,才把所有卡帕市的市民集中收容在指定隔离区?
    想到这里,一股凉意瞬间从沙林的脚心直达头顶。
    他看着安迪的背影,内心依旧挣扎,临时休息区有一家24小时超市,那个红发男人去给小奶猫找奶粉去了,车钥匙和枪也被他带在身上。
    颤抖的手握住杀猪刀柄,他又想起凯克和艾玛,还有公司里的同事们。
    就算、就算指定隔离区里没有他推测的最黑暗的事情发生,沙林也不想以现在这种如同怪物一样丑陋的模样去见任何认识自己的人,尤其是艾玛。
    再想到艾玛脸上可能的鄙夷,沙林吞了吞口水。
    他小心翼翼地跳下卡车,心虚地四处看了看,又捡了一块石头,踮脚向超市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