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核渊 > 第七十章 莫名其妙的乞求
    沙林扫眼望去,只是人们站起来呐喊,四周观众席上只有密密麻麻的人群,他完全没有找到艾玛的身影。
    而且他也无法肯定那就是艾玛的声音。
    沙林重新整理情绪,他刚才也只是惊讶于艾玛竟然会再次出现在自己周围,而且是出现在劣城的搏击俱乐部里,真的没有在期待什么。
    重新将注意力放回眼前比赛,沙林认为刚才的一击足以让摩根丧失战斗意识,场外裁判员也在倒数计数,在摩根身上下注的人们都激动地叫着。
    他们愤怒地大声谩骂,都快把比赛场馆给掀开了。
    “艹,赶紧爬起来啊,你这头蠢猪!”
    “女马的,老子在你身上压那么多钱,现在你就是内脏被打碎了也得给老子爬起来继续打!”
    “废物,你这个没用的废物!”
    “5、4、3、2......”
    就在裁判员快要倒数到1时,倒地的摩根忽然从地上翻起。
    沙林很快意识到他还可以行动,他正准备再给这个顽强的男人一击,送他去见魅力无限的睡神,浓烈而刺鼻的化学试剂味道忽然从摩根掌心喷出!
    呕吐和眩晕感传来,二乙醚这种有机试剂不管在什么时候都能有效地给敌人造成出其不意的麻痹伤害。
    而这已经是摩根的老套路了,也只有沙林这种新人才会对有机试剂不做任何防备。
    沙林连忙捂住鼻子,强烈的带有特殊味道的血液对他的鼻粘膜损害很大,而现场嘈杂的呼喊声和被艾玛分散的注意力让他的动作慢了半拍。
    摩根脸上不自觉的呈现出一种近乎疯狂的痛苦表情。
    他一脚踢在沙林肚子上,瞬间将沙林扑倒在地,左手死死掐住沙林的脖子,并用骨折的右手连续击打他的脑袋,就像根本不知道疼痛一样。
    “新人,你不应该出现这里!”
    “你不该出现在这儿!”
    “你根本不适合做个自由搏击手,带着你的穷酸滚回你原来的土地上,从哪来的就滚回哪儿去!”
    摩根嘶吼着在沙林耳边咆哮,他的拳头比沙林想象中更加有力,而伴随着折断的右手腕,沙林终于在嘈杂的会场中听到从他体内传来的零件声。
    他的体内同样埋藏着机械,而且只有骨头进行了改造!
    缠绕在头顶的绷带被一拳拳打烂,改造过的金属骨骼令他每一拳都让血肉飞溅!
    在不断攻击的同时,摩根嘴里也不时喷出血沫,沙林的攻击对他造成了严重的伤害,只是身体改造手术降低了他对痛觉的感知能力,也麻木了他部分情感。
    “干得漂亮!”
    “对!就是要像这样狠狠地出拳!”
    “打死他!打死他!”
    观众席上又充满欢乐的气息,他们认识的摩根终于又回来了,这也意味着他们的赌资要增加了。
    鲜血在热闹的欢呼声中放肆流淌,但这对于这场自由搏击比赛而言,也不过是看起来充满暴力和血腥,摩根的拳头还不至于对沙林造成巨大伤害。
    他只是看到摩根眼底无法抑制的恐惧,这让沙林觉得有点儿意思。
    “喂,你认输吧。”
    “不适合做拳击手的人,其实是你。”
    被重拳打得面目全非的男人躺在地上,嘴巴狰狞地向外翻着,牙齿掉了三颗,脸侧皮肉模糊,却突然说了这样一句话。
    耳旁又传来螺丝的惊呼,她正焦急地向沙林大喊让他放弃,但沙林眼里依旧充满平静中的乏味。
    而听到沙林的话,摩根高举的颤抖不止的拳头突然停下。
    他眼中的惊慌更明显了。
    四周观众再次表达他们对摩根突然停止攻击的不满,摩根突然大喊一声:
    “闭嘴!”
    “你这个loser!”
    “你以为你懂得很多吗?不、其实你什么都不懂!”
    “死!去死!快给我去死!”
    “你为什么还不死!?”
    摩根再次加大左手掐着脖子的力气,右手重拳出击,从脸上传来阵阵麻酥的感觉,让沙林他想起自己被鲨鱼咬掉鼻子和半张脸的精彩时刻。
    毫无征兆地,沙林突然抄手翻身,将重达两百斤的摩根摔在地上。
    他迅速出击,仅凭血肉组成拳头轰向摩根太阳穴,并在即将触碰到摩根太阳穴时收回大部分力道。
    沙林没有使出全力,是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拳头拥有多大威力,而他没必要让别人知道自己可以一拳打爆人类的脑袋。
    而此刻不愿倒下的摩根,还是瞪着他充满不甘的小眼睛,嘭地摔在地上。
    比赛终于结束了。
    这次摩根没能再爬起来,沙林重新将绷带缠绕在自己脸上,防止伤口愈合过快而引起注意。
    他又深吸一口气并缓缓吐出,感慨道:
    “唉,我果然很强啊。”
    沙林看着对比赛结果反转而产生极大震惊的男人女人们,并对单挑无敌的人生感觉到些许寂寞。
    “如果这世界上的所有事情,都能像拳击比赛这样简单直接就好了。”
    他再次感叹,展示秀也到此为止。
    接下来就是非常重要的谈判时间,毕竟拿到对自己最有利的签约合同,那才是最重要也最实际的东西。
    在裁判宣布完比赛结果后,沙林转身向八角笼的笼子门走去,只是当他迈开脚步,穿了半年多的裤子却突然被人拉住。
    沙林回头看了看,是倒在地上的摩根抓住了他的裤角,并用最卑微的声音,颤抖着向沙林乞求。
    “杀了我......”
    “新人,杀了我......”
    “这什么鬼,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我刚才把你脑子打坏了?”
    沙林皱紧眉头,怀疑地看着爬在地上、从太阳穴流出鲜血的狼狈不堪的男人。
    他确刚才还信自己的攻击不至于把一个成年壮汉的脑子打坏,但他现在看到与之前判若两人的摩根,不得不怀疑自己是不是没控制好力道。
    因为沙林更确信自己的耳朵没有问题,他绝对不至于在距离这么近的情况下听错一个人的请求。
    摩根。
    这个失败者的脸上,充满绝望。
    同时,他再次以最卑微的姿态向沙林说出乞求:
    “不、我没疯……”
    “杀了我、求你、杀了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