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核渊 > 第九十六章 免费写个锤子
    拉腊基却一直痛苦的闭着眼睛,沙林知道眼球还会转动的人没有昏迷,这说明老头儿希望用沉默来对抗沙林,沙林越来越觉得这件事可疑。
    难道那个金发男已经来过这家店,威胁拉腊基老头儿在手机上动了手脚,所以他才什么都不敢说吗?
    他怎么会这么快就找上门来?
    没这种可能,这老头儿明显是个偷零件的惯犯了。
    沙林越想越怪,而面对一言不发的拉腊基,他也渐渐失去耐心,一只手拽着拉腊基的衣领把他拉起来,另一只手从腰包里掏出半只婴儿手掌大小的合金块。
    单手扭动合金块,咯哒咯哒的链条窜动声响起,锋利的匕首出现在沙林手中。
    “看来你的确想试试挨刀子的味道。”
    “我会从你的指甲开始,然后一片片切下......”
    砰——
    巨大的声响在沙林耳边炸开,铁门撞击墙面,风呼呼吹进紧凑的店铺,酸雨胡乱拍打地面。
    在风雨交加的门外,头发乱糟糟棕发眼睛年轻人坐在轮椅上,紧张举起一只连发散弹枪,向沙林大喊:
    “放、放下我老爹!”
    “不然我、我我我对你不客气了!”
    狂乱的风刮过,将急躁的雨砸在地面。
    闪烁不停的微弱路灯下,坐在轮椅上孤零零举着枪的残疾人,声音里带着哭腔,似乎是鼓起很大勇气才用力推开房门。
    此刻,酸雨腐蚀着他的衣服,这个男人坐在雨中显得十分可怜无助。
    手机修理店中,画面还停留在沙林抓住拉腊基的衣领处,安静得和门外暴躁的雷雨仿佛是割裂的两个世界。
    沙林抬头看了眼瞄准自己的枪,那是一把连发散弹枪,不管是在大规模杀伤力、连续射击能力还是手感舒适度上,都比猎枪好一万倍。
    想要在这间十几平米的手机修理店里不动声色地躲开散弹枪,的确有些麻烦。
    他松开拉腊基衣领,无奈地摊开手。
    “吓吓他而已,他没事,你不用这么紧张。”
    “既然你叫这家伙老爹,你就是隔壁废品收购站的王德发?”
    沙林平静地问道,而他在面对枪口威胁时的冷静,令王德发更加紧张地吞了吞口水,话都说不清楚。
    “我我我就是王德发,你不要动我老爹,剩下的什么都好说!”
    “所以......你知道他对我的手机做了什么?”
    沙林踢开脚边的猎枪,一步步向停留在门外的王德发靠近。
    门外雨越下越大,王德发的手颤抖得更厉害了,忽然一道耀眼的闪电劈下来,顺着两条街以外高楼顶端的避雷针一路攀爬至地底,轰隆隆的雷声将这场暴雨推向高潮。
    街道两侧的积水越来越多,全身缠满绷带、脸上布满色块的男人若无其事地走到轮椅前。
    酸雨透过绷带,他也感觉身上有些火辣辣的瘙痒......
    这座城市的雨ph太低了,对人类和植物一点都不友好,怪不得城市街道上都没有什么植物,不只是因为日晒不足。
    而那个戴眼镜的残疾人,在沙林伸手的时候瞬间吱哇乱叫起来。
    “不、不要碰我!”
    “你没看到我有枪吗、我有枪!”
    “不、都是我的错,求求你,请不要揍我,放过我和老爹吧!”
    王德发死死闭上眼睛,还胡乱挥舞双手,连发散弹枪也变成了一只毫无杀伤力的金属棍子。
    沙林完全没想到蛮横无理的拉腊基的儿子竟然是这种性格,更想不出他这种性格是怎么在劣城活下来的。
    他饶有兴趣地看了一会儿王德发的独自演出,又看了看天上阴岑岑的云,将孤零零停在门外的轮椅推进手机修理店,顺手关上铁门。
    “不要碰我!”
    “我一定会乖乖听话,请不要揍......”
    王德发还在胡言乱语,直到他感觉到四周的风停止呼啸,雨水不再浇在脸上,也没有想象中的拳打脚踢,甚至有一只沾了肥皂水的毛巾在擦去自己脸上的雨水......
    他缓缓睁开双眼,看到面无表情的沙林还在帮自己清理身上的酸雨,地上的拉腊基同样震惊地看着沙林的举动。
    他在沙林向王德发走去的时候就悄悄爬到猎枪旁边,忍痛举枪瞄准那个男人的后背。
    可是当他又看到那个男人就要像那些混混一样欺负、嘲笑和殴打王德发,即将再一次扣下扳机的时候,那个全身缠满绷带的男人却做出了,完全出乎他意料的善意举动。
    拉腊基默默放下手中的枪,心中百感交集,但他也有自己的理由。
    从冰冷的地板爬起来,拉腊基的谢谢卡在喉咙里,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倒是沙林先打破了这种古怪气氛。
    “不要待在外面,有什么话我们进来说不好吗?”
    “外面那么大的雨,不注意点会感冒的。”
    “谢、谢谢,谢谢......”
    王德发磕磕巴巴地接过手巾,楞楞地看着沙林的脸,恐惧依旧在他眼底蔓延,但他也感受沙林不是不讲道理的坏人,而且今天的事儿的确是老爹的问题。
    他吞了吞口水,身手指向沙林的手机。
    “那个、你送来的手机,我老爹的确动过手脚了。”
    眼看着沙林的脸色黑下来,又马上转口。
    “不过他绝对没有在你手机安装什么违法的东西,他只是拆了你手机里零件想拿去黑市上卖,你的手机应该是从特殊渠道得来的吧......”
    “当然、这不是重点,我们无意打听你的手机是从哪儿得到的!”
    “重点是这件事都怪我们,我们愿意赔偿你的损失!”
    “王德发,你闭嘴!”
    听到王德发的话,拉腊基突然张口制止,但他的制止并没有起到什么效果,王德发反而向拉腊基吼起来。
    “老爹,你以后不能再做这种事了!”
    “就算是为了我,要给我攒钱去做机械假肢的手术,你也不能一直做这种非法勾当!”
    “我说过了,我现在这样很好,不需要你把命都搭上给我治疗,你还不如拿着所有钱去买份养老保险,这样你也不至于七十岁了还要天天做时,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
    “你甚至可以去买老婆机器人和孩子机器人,享受你应有的天伦之乐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