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全职国医 >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重重叠叠
    “止血钳!”
    “纱布填充!”
    “注意一下出血量!”
    手术室,方寒一边操作,一边适时的吩咐。
    宋喜山和罗斌超离开之后,这已经是方寒在海丰市第一医院做的第三台手术了。
    这几天手术都是马保平担任一助,江枫和林广才以及海丰市第一医院的另外一位主治医师打下手。
    肝切除手术,三个人也能做,四个人五个人也能做,相对来说,人越多,主刀能稍微轻松一些,不过也轻松不到太多,肝切除手术,一助的工作量最大,三助的话其实也就是干一些拉钩之类的事情,再加人,能上手的机会相对来说也就更少了。
    马保平的水平也就比江中院肝外分区的肖云恒强一些,能够独立做一些不算太复杂的手术,有人兜底的话,更复杂一些的也能做,按照系统划分的话,属于初期中后期的水准。
    系统划分的技能等级,放在外科的话,初级水准就是已经可以独立手术的程度了,就像当初方寒学习关节置换的时候,接近初级的时候,他已经可以独立操作了。
    比如温学义,温学义刚来江中院的时候,关节置换技能也只是初级水准,现在经过这么长时间,想来应该已经接近中级了吧,要是温学义的技能达到中医,方寒应该也是能得到奖励的。
    关节置换手术在骨伤科也算是比较尖端的手术了,中级的关节置换技能,已经可以在骨伤科拥有一席之地了。
    马保平的水平比起宋喜山和罗斌超自然是差了不少,再加上江枫和林广才更是不入门,因而在手术的时候,方寒就要更费心一些。
    主刀做手术,带什么人也从某种程度上反应主刀的水平。
    在一些大医院,肝脏手术做的比较好的一些医院,马保平这样的水准,也就是一助的人选,是很少被放出去的。
    今天已经是方寒抵达海丰的第三天了,他也了解了一些马保平和海丰市第一医院的情况。
    马保平原本是海丰市第一医院普外科的副主任,年前的时候去沪上进修学习,机缘巧合学了肝切除,算是达到了可以独立手术的水准,回来之后在王钊林的支持下从普外独立了出来。
    这也是马保平现在虽然也是一科之主,可在海丰市第一医院的各大科室主任面前还是稍显底气不足的。
    一方面是肝外科科室小,另一方面也是因为马保平水平有限。
    类似于方寒这样带着马保平和江枫林广才做这样的手术,足以说明方寒的水平了。
    方寒做的不快,一边做,一边时不时的出声,马保平则是很认真的跟着方寒操作,一边打下手,一边学习。
    做了三台手术,方寒也大概明白为什么马保平这位普外的副主任去了沪上之后能有机缘学习肝脏手术了。
    这位马主任年龄不算大,四十七岁,性格也不算强势,不过确实个非常务实的人,做手术的时候非常认真,也有眼力劲,而且也卑谦。
    这样的人或许不适合勾心斗角,可遇到贵人的话,大多数人还是比较喜欢这样的下属的。
    一些上级医生教学生,其实不怎么喜欢一些城府太深,心机太重的人,城府太深,心机太重,哪怕聪明,哪怕有天赋,一些人也是不乐意教的。
    不少人愿意教的反而是一些踏实肯干,没什么心眼的人,这样的人懂得感恩,你把他教出来,不怕他踩着你上位。
    “注意拉钩,暴露术野!”
    “阻断肝门!”
    方寒一边做,一边偶尔给几个人讲解:“人和人的肝脏大小不同,病变部位不同,但是构造却大同小异,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外科手术其实和内科的有些原理是一样的,万变不离其中,要切除病变,就要先了解肝脏,了解病变的来源,这样才能准确的判断出什么地方必须切除,什么地方可以适当保留,以保证彻底去除病灶,避免复发.......”
    “嗯!”
    马保平点着头。
    ........
    海丰市第一医院门口,胡镇泉焦急的等待着,一边等着,一边时不时看一看时间。
    七月中旬,大中午,艳阳高照,热的吓人,胡镇泉已经是满头大汗了。
    “胡主任,您等人的话进来等吧。”
    门口门卫房的保安认识胡镇泉,眼见胡镇泉在门口等人,还客气的招呼。
    “不用了,人马上就到了。”
    胡镇泉摆了摆手,他站的就是阴凉的地方,只不过这大中午的,又没有风,阴凉处也是相当热的,再加上心中有事,就显得更热了。
    “胡主任,那喝点水吧,冰镇的。”
    保安急忙拿了一瓶矿泉水递给胡镇泉,门卫室又没有冰箱,保安也是给自己买的,既然遇到了胡镇泉,那自然要巴结一下的。
    各大医院大科室的主任,那都是实权人物,得罪不起的。
    在一些大医院,一些主任一干,往往都是能干到退休的,有时候院领导换了,科主任都不见得会换,类似于胡镇泉这种大主任,保安自然是要巴结的。
    “谢谢!”
    胡镇泉接过水,道了一声谢,也没问保安什么名字,拧开灌了一大口。
    大概过了五六分钟,一辆车从远处驶来,胡镇泉认识,正是自家的车。
    车子到了医院门口,驾驶座的车窗已经摇下了,胡镇泉的儿子探出头喊了一声:“爸。”
    “先进去吧,找个地方停好车。”
    胡镇泉喊了一声,跟在后面,胡镇泉的儿子停好车,胡镇泉已经走上前,打开了车门,胡镇泉的爱人就坐在后面。
    “现在感觉怎么样?”
    “这会儿其实没什么别的感觉,就是看东西是重影的,什么东西看上去都好像是两个。”
    胡镇泉一边伸手搀扶爱人下了车,一边问,胡镇泉的爱人也回答着。
    “头晕,腰困,眼睛看东西是重影的。”
    “怎么搞得?”
    胡镇泉的儿子也下了车,在另一边搀扶着自己的母亲,和胡镇泉一起搀扶着向门诊大楼走去。
    “中午去吃饭的时候,不小心一脚踏空,从台阶上摔了下去.......之后就成这样子了。”
    胡镇泉的爱人是单位的财务,工作不错,工资不低,属于白领阶层了,胡镇泉自己又是医院的科主任,家境可以说是相当不错的,这也是胡镇泉为人强势,说话做事比较有底气的一个方面。
    中午吃饭的时候,胡镇泉的爱人和单位的同事一起去吃饭,结果一脚踩空,从台阶上摔了下去,起来之后还说自己没事,依旧打算去吃饭,一走路,就出问题了,迈步就像是螃蟹一样,不由自主的横着走,然后就急忙给儿子和胡镇泉打了电话。
    胡镇泉的儿子亲自去单位接的人,到了之后接了人就急忙来了医院。
    “可能是太累了吧,这一段时间你们单位整天加班。”
    胡镇泉一听,倒是微微松了口气。
    之前他接电话,听儿子说爱人从台阶上摔下去了,不能走路了,吓了一跳,还以为是脑梗之类的,现在看来,应该问题不大。
    “先测个血压,然后做一下心电图,查一下心率.......”
    胡镇泉是内科主任,经验也算丰富,很快就有了基础的判断,带着爱人亲自做了几个检查。
    检查结果出来的很快。
    “爸,怎么样?”
    “心率、血压、心电图都没什么问题......”
    看着检查结果,胡镇泉有些纳闷,血压没问题,心电图没问题,怎么会头晕,看东西是重影呢?
    “再去眼科做一下检查吧。”
    胡镇泉沉吟了一下,又带着爱人到了眼科,做了一系列检查,也没查出什么问题。
    “可能就是累了,我休息一阵,睡一觉,或许明天就好了呢。”胡镇泉的爱人也不想折腾了。
    “这样吧,给你妈办个住院手续,今天就住在医院,观察一下,我在开一些调理的药,输个液,睡一觉,明天再看?”胡镇泉道。
    “也好。”
    胡镇泉的儿子点了点头。
    这查了一圈,什么问题都没查出来,就这么回去,也不让人放心。
    胡镇泉就是医生,对这种情况也有猜测,要么就是真的累的,然后摔了一跤,受了惊吓,休息一下,他也给开了镇定安神的药,要么就是还有别的什么问题,自己没想到,没查出来。
    这要是前者还好,要是后者,回家就让人不放心了。
    这种隐藏的暂时没查出来的问题往往是相当要命的,没发现不说话,一旦发作,有可能抢救都来不及。
    胡镇泉给爱人办了住院手续,特意安排了一个单间,就住在他们内科,作为科主任,胡镇泉这个特权还是有的,也没人说什么。
    医院有医生,有护士,胡镇泉的爱人输着液,不多会儿也睡着了,胡镇泉也不在意,径自去忙了。
    到了下午五点左右,胡镇泉的爱人就睡醒了。
    “妈,感觉怎么样?”
    胡镇泉的儿子就在边上陪着,急忙扶着母亲做起来,关切的询问。
    “看人还是重影的。”
    胡镇泉的爱人睁眼四处看了看,依旧是重重叠叠。
    :更新晚了些,主要是这个病案没选定,纠结了好久,一直在翻找,这几天会陆续把欠下的章节补上的,国医到现在更新了一年四个月,三百七十万字了,我基本上每月最少都是二十多万字以上,更新方面大家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