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千朵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走出那个牢房的,当然即使失魂落魄成那样,她也不忘吩咐狱卒怎么狠手怎么来。

  为了避免太后或者皇帝心软,将楚翎施在行刑的前一晚偷换出去,慕千朵设计了今晚便将她折磨至死,明天站上刑场的,是被慕千朵易容过了的另外一个死刑犯。

  “怎么了,报完仇之后反倒是这幅模样?”落宵询有些奇怪的看着慕千朵,只是对方好像根本没有听到他说话就走了过去,关上了房门。

  慕千朵一个人蜷缩在床的一角,回忆着刚刚楚翎施说的话:要不是陌容允提供了消息,楚翎施根本找不到她和母亲的藏身之地。

  为什么?慕千朵痛苦的闭上眼睛,这么多年她活着的唯一目标,便是报仇。

  可是当她终于解决了自己的仇人之后,竟然得知自己的夫君也是间接造成母亲和师傅被害的帮凶。

  慕千朵觉得脑子里的想法乱的好像要炸出来一样,她的心痛的快要被碾碎了一样,忽然,一阵不是很明显的疼痛开始在小腹蔓延

  陌容允借着朝廷内外这一波来势汹汹的追问,成功的让楚翊钧暂时卸下了林安城的所有职务,接受大理寺的调查。

  只是林大将军被卸职不到一天,允王就遇刺了,皇上下令追查凶手,但是结果却不了了之。

  百姓都沸腾了,在这个时候竟然还有人敢动他们的战神,要是没有陌容允,谁来带领大楚的军队和北漠一战?

  只是当楚翊钧好像要被形势逼着立陌容允为主将出征的时候,他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决定,认命一个新科的武状元率领大军出击。

  消息传到民间,百姓议论纷纷,不过还在可控制的范围之内。

  陌容允没有做出任何表示,只是告诉楚宸朔,时候快到了。

  没过几日,京城所有的墙上都被贴上的一纸协议,上面的内容是楚翊钧如何同北漠商量免战,并且愿意割让大楚边境的几座城市以表决心。

  皇上放着最有实力的战神不肯任命,竟然还要割让土地给敌国求和,这样的举动令举国都震怒了,一时之间,楚翊钧的权威一落千丈。

  大楚四十三年秋日,允王带领三千兵士包围紫禁城,楚翊钧防不胜防,只得带着一百羽林卫惊慌外逃,在刚出京城不久的路段被三皇子楚宸朔截住。

  “逆子!”楚翊钧从马车上下来指着高立于马上的楚宸朔大骂,“你就是这样跟着外人对待你的亲生父亲的?”

  楚宸朔表情没有丝毫变化,他只是冷静的说道:“我以为父皇当皇帝当久了,已经忘记还是我这个不起眼的皇子的父亲。”

  他从小就没有得到过楚翊钧的正眼相待过,甚至于楚宸朔的亲生母亲在请安的时候触怒了皇后,没过几天就暴毙而亡的时候,楚翊钧也只是无情的说了一句:

  “找个地方埋了就是,这点小事也要来烦朕。”

  楚宸朔眯了眯眼睛看着前面这个男人,他根本没有被称为父亲的资格!

  “父皇若是配合,儿臣保证您从此衣食无忧,可以安享天年。”

  楚翊钧差点没有被气的吐血,他一个帝王被人逼得灰溜溜的从自己的皇宫里逃出来也就罢了,平日里不起眼的小儿子竟然胳膊肘往外拐,跟着别人一起造反。

  “朕永远是大楚的王,你若是保护朕离开,待朕东山再起的时候一定立你为太子。”楚翊钧自以为这个承诺比什么都要有吸引力。

  可惜他错了——楚宸朔眸光一冷,厉声下令道:“目之所及者全部擒拿,若有反抗者,不论身份就地格杀!”

  楚宸朔那股狠戾的劲儿,当真是给了楚翊钧当头一击,周围的羽林卫一个一个被解决,没过多久,竟然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不大的树林里,父子两个无言的对望着,萧瑟的秋风卷起地上的落叶,楚翊钧忽感大势已去,落寞的垂下了手中的剑。

  夜晚,皇宫灯火通明,楚宸朔将楚翊钧安置好之后回到了御书房,恭敬的对着陌容允说道:“皇叔,一切都结束了。”

  陌容允视线淡淡扫视过这天子的书房,同楚宸朔说道:“明日我会率领文武百官,拥立你为新主。”

  “皇叔!”楚宸朔有些受宠若惊的跪下,“宸朔自认为不论是品德还是能力,都及不上你的十分之一,大楚更需要的人是皇叔。”

  “我说你能坐这个位子,你就一定能做好,更何况你们大楚的江山,我无心抢夺。”陌容允闭上眼睛,沉声说道:“我只希望你上位之后,能还陌家军一个公道。”

  楚宸朔沉默了许久,他和陌容允相处多年,自然能分辨出他这位有能力问鼎皇位的叔叔,是真的不在意他们楚家的这份权力。

  “待我继位之后,我便立皇叔为摄政王,将军队全部交还给你,大楚的天下若是没有皇叔和我一同治理,朔儿深感不安。”

  陌容允温柔的睁开眼睛,眼前似乎浮现出了一个女子的音容笑貌,“不,我要用剩下的时间,好好的爱一个人,你若是国事上有什么不懂的,请教你的未来国丈就是。”

  从皇宫出来,陌容允的心情有一些奇妙,隐卫的消息是那晚慕千朵和楚翎施的确把话说开了,所以现在,小女人应该是恨透了他。

  之前慕千朵还不知道真相的时候,陌容允是惶恐不安,害怕的情绪,但是现在木已成舟,他反而有种落下了一桩心事的轻松感。

  无论如何他也不愿意放开慕千朵的手,纵然她恨他骂他,陌容允也要牢牢将这个女人抓在手心里。

  “给本王备马。”陌容允知道慕千朵这几日来一直住在哪里,现在,他要亲自去找她,去求得她的原谅!

  快马加鞭赶到客栈,陌容允发现自己安排的隐卫,竟然全部受伤在地,“王妃呢?”

  “回主子,属下无能,紫霄阁倾巢出动,我们实在是没办法留住王妃”受伤的陌一痛苦的捂住胸口,脸上的自责之情溢于言表。

  陌容允的脸色沉了沉,显然是没想到自己的安排竟然会出差错,毫不犹豫便拿出可以调动京城五千守卫的兵牌,下令道:“给我追,一定要用最快的速度把王妃找回来。”

  慕千朵郁郁不乐的样子看在落宵询眼里,煞是心疼,他也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摆脱掉陌容允安排在慕千朵身边的人,没想到就算远离了那个男人,慕千朵依然不开心。

  “师妹,等到了东晋,我带你见一个人,你一定会很惊喜。”落宵询平日万年冰山脸,现在特意用一种不那么平淡的语调说话,让人感觉有点好笑。

  慕千朵看出落宵询的努力,便暂时放下心中的难过,装作很感兴趣的样子,“是谁啊,师兄难道是要给我介绍我的未来嫂子?”

  落宵询摇摇头,“是个男人。”

  慕千朵顿时失了兴趣,肯定是夜凌云嘛,她打了个哈欠道:“我想睡觉了,师兄也快点歇息吧。”

  两辆马车一前一后,高速行驶在宽敞的道路上,渐渐的向东晋的方向接近。

  一个月后,当陌容允发现自己被落宵询的分身术蒙骗,一路追踪到紫胤却追到易容的假人时,已经完全失去了慕千朵的踪迹。

  陌容允冷峻的面孔愈显沉静,看着这样的他临安反而有些不安,总有种风雨欲来的感觉。

  “主子,现在应该怎么办,那紫霄阁的阁主来头不简单,他的人把王妃藏的很深。”

  “在全天下张贴告示,若是能够提供朵朵踪迹的,悬赏黄金万两;另外放消息给各方势力,只要找到她,我陌容允便愿意无条件答应一个要求,决不食言!”

  临安听到陌容允坚定的话语,知道主子这回是动了真功夫的,无论如何也要找到王妃,只是慕千朵也不是吃素的,所以临安默默的想:王爷,你的追妻之路恐怕还远着呢。

  你追我躲的日子不知不觉地就过去了将近八个月,期间陌容允还率领了大军击退北漠的侵犯,再次书写了战神允王的美名。

  并且允王的寻妻告示每日都会更新赏金,只是提供消息的人虽然很多,但是真的能找到慕千朵的却没有几条。

  东晋的一处灵山上,慕千朵挺着个大肚子无语的看着两个白衣服的大男人,只因为一碗豆花要做成咸的还是甜的,而吵了起来。

  玄烨,应该说是神医倾慕,皱着眉头看着自己的大弟子落宵询,严肃的说教道:“我从小便跟你说过,豆花一定要吃咸的,再说你一个大男人,怎么会好甜口呢?”

  落宵询也是分毫不让,“师妹肚子里的必定是一个可爱的女娃娃,吃甜的才应了甜甜的乳名,师傅你就别和我争了!”

  慕千朵百无聊赖的缝着给孩子的肚兜,恐怕等她收针了这两个人还没分出个高下来。

  “小朵儿看起来心情不错啊,怎么今天咱们家甜甜没有踢你吗?”夏子画依旧是穿着红衣风骚的出场。

  慕千朵瞥了他一眼,纠正道:“不要说得好像我的孩子和你有关系一样,无事不登三宝殿,你又想让我师傅给那个病秧子皇帝看病吗?”

  他们三人藏身东晋,很大程度上是受了夏子画的照拂,也因此,神医倾慕十分自觉的当起了东晋皇室的秘密大夫。

  高冷的美人即便是一个眼神,都足以让人品味出万般的风情,夏子画不要脸的说道:

  “要不是你这个当娘的太固执,这孩子早就有我这么一个优秀的后爹了,小朵儿难道真的不考我靠!落宵询你谋杀哪!”

  落宵询不喜欢同旁人废话,直接一记飞刀擦着夏子画的脸过去,只是可惜被那人躲了过去。

  “好了好了,都别吵了,我今日的佛经还没抄,你们自己聊吧。”慕千朵端起针线框便兀自回了房间。

  她一离开,神医倾慕便猜到夏子画的来意,凝重的说道:“允王找来了?”

  夏子画还是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模样,说道:“可不是吗,都直接给皇帝施压了,我看我护不住你们几天了,你们最好有心理准备。”

  落宵询也是皱眉,“师妹没过几天就要临盆了,我们走不了,只能呆在这里。”

  “千朵藏了这么久,也总归不是个办法,顺其自然吧。”神医倾慕看了眼在房间里做的端正在抄写的身影,满满都是疼爱。

  隔日,慕千朵睡醒以后觉得奇怪,落宵询和神医倾慕都没有来唤她起床,月份一大行动也不方便,她有些困难的梳洗完毕,刚一推开门便看到了一个,熟悉又陌生的面孔。

  俊朗沉稳五官,比匠人精心雕刻过的还要俊美,陌容允的眼睛里藏着无尽的思念和深邃,一身石青色宝相花刻丝锦袍,将他修长英武的身材完美的显示出来。

  慕千朵愣住了,她是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会这么突然的和陌容允相遇。

  下意识的便要关上门,被一只有力的手臂挡住了,“朵朵,等一下。”

  富有磁性的低沉声音,饱含了无数的思恋之情和忧伤,陌容允的黑眸抹去了往日的凌厉,只剩下卑微的哀求,他看着慕千朵道:

  “给我一个说话的机会,好吗?”

  慕千朵冷着一张脸,平静的把门打开,道:“进来吧。”

  陌容允这才终于,时隔漫长的数个月,再次同慕千朵共处一室,心中的激动难以掩藏,他有些想要嘲笑自己,怎么还像个毛头小子一样。

  慕千朵下意识的扶着肚子坐下,陌容允早就迫不及待的想问:“小名起了没有,之前没能好好照顾你,从现在开始,我不会让你和孩子再受一点苦。”

  谁知,慕千朵用极为挑衅的语气说道:“你怎么能这么肯定,这孩子是我和你的。”

  陌容允先是楞了一下,随即十分认真的保证道:“不管是谁的孩子,只要你回到我身边,我什么都无所谓!”

  慕千朵的心不可抑止的痛了起来,就是这样一个口口声声说爱你的男人,是间接害死自己母亲的凶手,泪水不自觉的便流了下来。

  陌容允从未见过慕千朵哭,顿时手足无措起来,“朵朵你别哭,都是我不好,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别伤心了好不好?”

  数个月前推翻了楚氏王朝的男人,现在对着一个女子的眼泪毫无办法,陌容允的杀伐果断在慕千朵面前,全部化成了绕指柔。

  “我什么都不要,我就是不想看到你!”慕千朵已经哭花了视线,这么长的日子她都是一个人伤心难过,为了不让师傅和师兄担心,假装无事发生,不敢将情绪外露。

  现在眼泪便像是泄了口的洪水一样,怎么止都止不住,慕千朵哭的委屈极了,陌容允明明什么都知道,却怎么还能够从头到尾都按着计划将她变成一颗棋子。

  何为真情何为假意,慕千朵觉得她自己就是个傻子!

  “朵朵,我犯下的错我来还,但是你不要用他来折磨你自己,你伤心你难过,想要我怎么抵罪都可以。”

  陌容允手忙脚乱的拿着手帕给慕千朵擦眼泪,被她嫌弃的躲开了。

  “出去。”慕千朵吸了吸鼻子,不给陌容允任何眼神,显然是不想和他继续交谈。

  “朵朵”陌容允怎么愿意错失这个和小女人谈心的机会,纠缠着不愿意动身。

  “我说你出去!”慕千朵负气的就要去推他,反而被人抱在了怀里,只是她很不情愿的挣扎着,陌容允也还是不肯放手。

  “师兄!师兄!”慕千朵大声的喊道。

  陌容允温柔的回答她道:“这里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你想要什么,我帮你做。”

  她想要他滚远一点!慕千朵瞪了陌容允一眼,“你先放手。”

  “我不放。”陌容允魅惑的笑了,用那样英俊无俦的面容释放魅力,怪不得全天下的女人都要为他疯狂。

  “我都多久没有抱过你了,怎么怀了孩子还是这么瘦,有没有按时吃饭。”从沙漠孤狼变成憨厚忠犬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现在陌容允就很好的诠释了。

  慕千朵不为所动,狠狠地踩了一脚陌容允的脚,令她惊讶的是,就算痛的耳尖都红了,陌容允还是如常的抱着她,不愿意放开。

  “你到底想怎么样?”许是耐心被耗尽了,慕千朵渐渐开始有些不耐烦,再这样下去她一定会心软的。

  “跟我回去。”陌容允坚决的说道,“从今以后我生活的全部就是你和孩子,没有阴谋诡计,只有我的一片真心。”

  慕千朵定定的看着他,痛苦的说道:“你要我怎么跟你走,我只要看到你,便会想起母亲”

  沉默了一会,陌容允松开手向后退了几步,“一命还一命,若是你解不开这个心结,那我来。”

  说完,陌容允手上出现了一把锋利的匕首,毫不犹豫的就向着他的心口刺去。

  慕千朵想要阻止,但是陌容允已经倒在了地上,她冲过去按住流血的地方,哭着骂道:“你这个疯子!怎么可以这样做师傅!师傅你在哪里?”

  神医倾慕是看到慕千朵发的信号弹,才从山下赶过来的,他到的时候陌容允已经因为失血过多,整张脸都失了血色。

  慕千朵刚看到他来,便也坐到了床上捂着肚子,“师傅,我好像要生了”

  慕千朵肚子里的孩子很是乖巧,没有过多的折磨母亲就顺利的降生了,只不过同甜甜这个乳名违和的是,这是一个俊俏的男娃娃。

  可以看得出来,眉眼之间继承了陌容允的俊朗,鼻子像慕千朵,一样的好看,神医倾慕抱着孩子给慕千朵看了一眼,说道:

  “这样子跟那个家伙长得真是一模一样,千朵啊,我看他如今在鬼门关走这么一圈也算是还了你母亲的债,做人呐不要为难自己。”

  慕千朵虚弱的看着孩子健康红润的脸蛋,心里的苦涩涌上,“师傅,我就是堵着一口气,觉得被他玩弄了感情一般难受。”

  三日后,陌容允清醒过来,忽然就知道自己和慕千朵有了一个儿子的事实,高兴的从床上跳了起来。

  结果就是牵动了心口的伤,差点再次昏厥过去,他强撑着到了慕千朵休息的房间,身上的绷带微微渗出血迹。

  “你来这里做什么,回去躺着。”慕千朵看到陌容允不管不顾的就跑过来看她,语气有些冲。

  “我没关系,我已经命临安送了最好的补品过来,听说女人坐月子最为重要,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

  陌容允说到做到,顶着一副重伤的身子,天天都陪在慕千朵身边,伺候她坐月子,就算是慕千朵怎么骂他都不愿意离开。

  表面上看起来,慕千朵对陌容允的态度一直很不好,但是神医倾慕已经对落宵询下了吩咐,“回去做你自己的事情吧,你师妹以后啊,有人照顾了。”

  慕千朵听到神医倾慕和落宵询要回荆州的消息,十分的震惊,正好她刚刚出了月子,便打定主意要带着孩子和他们一起去荆州。

  陌容允有些委屈的在身后看着她,“那我呢?”

  “既然你已经将欠我的还清了,那我们以后就是各不相干的两个人,再也不用来往了。”

  小奕辰咿咿呀呀的躺在婴儿床上,吸引了大家的注意,陌容允反应很快,抱起孩子说道:“这便是你与我之间斩不断的联系,总之,你和孩子在哪,我就在哪里!”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天下的人惊讶的发现,允王寻妻的告示似乎很久没有出现过了,另外一件令他们津津乐道的事情便是,燕落城的少主和小姐,要大婚了。

  慕千朵收到请柬,燕无旗在信中写明了,让她一定要来。

  陌容允自然也有一张请柬,于是乎他顺理成章的同慕千朵,一起去赴这场婚宴。

  燕无旗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给这两夫妻安排两个房间,但是慕千朵既然提了这个要求,她也只能忽略允王怨念颇深的眼神,答应慕千朵。

  大婚之夜,燕无旗和燕无涯的喜气传递给了在场的每一个人,宾主尽欢其乐融融,自然是所有人都喝了不少的酒,慕千朵也不例外。

  唯有一个人的眼神格外清明,那便是陌容允,要是有人来敬酒,都被他悄悄的用内力逼出了体外。

  夜深,再热闹的宴席也要结束,新郎官还急着回去洞房,剩下的人也都各自回去歇下。

  慕千朵站起来,觉得天旋地转的,向后一倒便落入了一个温暖结实的怀抱,随后她好像觉得身子一轻,便被人抱了起来。

  陌容允抱着难得没有反抗的慕千朵,畅通无阻的回到了他的房间,将醉酒得可爱的小女人放到床上,刚想端一盆水过来给慕千朵擦洗一下,便被人搂住了脖子。

  “陌容允!”慕千朵不满的叫道,双眼迷离的看着他,柔若无骨的小手环住陌容允的脖子不准他走,声音也是软糯的酥了心。

  “你这个,负心汉”慕千朵点了点陌容允的脸颊,嘟嘟囔囔的说道,和她一贯的清冷形象很是不符。

  陌容允无奈的苦笑,真是清醒的时候被嫌弃,醉了还要继续被骂,不过只要慕千朵开心,那就无所谓了。

  拨开缠住自己的一双手,陌容允温柔的说道:“嗯,我最坏了,朵朵乖乖呆着不要动,我帮你擦擦脸。”

  慕千朵的反抗精神似乎一下子就涌现,醉醺醺的她霸道地说道:“你叫我不动我就不动吗,我,我就是要动!”

  言毕,慕千朵柔软的带着酒气的唇直直的贴上了陌容允,反应不过瞬间,陌容允便反客为主加深了这个吻。

  慕千朵被人亲的迷迷糊糊的,只觉得自己的氧气好像越来越不够。

  陌容允看着身下没有什么意识的小女人,清冷的面上染了几分情欲的绯色,诱人的不得了,将近一年没有动过的念头如同干柴点了烈火,烧起来大有燎原之势。

  选择听从自己内心的欲望,陌容允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就将床边的帷帐落下,一件两件衣服被丢在地上。

  已经到最后一步的时候,陌容允亲了亲慕千朵的脸就是不继续,身下的小女人好像有点难受,不满的嘟囔道:“干嘛呀”

  陌容允沉魅的声音在慕千朵耳边,低低的问道:“朵朵,你愿不愿意原谅我?”

  “恩”慕千朵有些不满的扭了扭身子,差点没让陌容允破功,她呢喃道:“我难受。”

  偏偏陌容允就是耐得住性子,他又问了一遍,“快说,不说的话我就走了。”

  慕千朵醉的迷迷糊糊的,就这样被狡猾的陌容允骗了过去,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后,陌容允也不啰嗦,同慕千朵成就了一桩美事。

  脸红心跳的喘息声和女子的娇吟,似乎比那新房里面的声音还要令人面红耳赤。

  次日清晨,慕千朵是在一身的酸痛之中醒过来的,她的头痛的不行,身上也不简单,正想转个身继续睡,便看到了一张放大的俊脸。

  “你!”慕千朵惊讶的叫出声来,她和陌容允怎么会睡到同一张床上。

  “早上好,朵朵。”有些沙哑的声音,加上陌容允赤裸的身子,简直魅惑的不得了。

  慕千朵也不自觉的多看了一眼,随即她就意识到,她似乎被人套路了,只是某人睁眼说瞎话的能力已经炉火纯青。

  陌容允指着他身上的抓痕,颇有些委屈的说道:

  “昨天晚上你喝醉了,非要跟着我回房间,没想到还对我做出这些事,你看我身上,这些都是证据。”

  又气又恼,慕千朵没好气的说道:“你难道就不会反抗吗?”

  “你也知道你有迷药,昨天晚上让我动弹不得,我怎么逃?不管,既然占了我的身子,你就一定要对我负责。”

  两具赤身裸体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慕千朵觉得十分害羞,她轻轻了推了推陌容允,道:“你先放开我……”

  说完,陌容允反而抱的更加紧了,俯身在她耳边轻轻的说道:“朵朵,我这辈子都要缠上你的,躲不了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人人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步步谋婚:王妃不承欢,步步谋婚:王妃不承欢最新章节,步步谋婚:王妃不承欢 笔趣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2018 人人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Processed in 0.006(s),Sqls:0,read:9,write:1